-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吹打的歡快的鑼鼓帶著迎親的大紅花轎,高調幸福的整整的饒了京城一圈,雖然會有些累,但是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喜悅的神色。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花轎緩緩停在護國公府大門口,等候著新人的人們早已在門口排成兩條長隊。

何洛華一個瀟灑的動作跳下那批高大俊美的棗紅寶馬,親自來到花轎前掀開簾子,地上大紅色的繡球,引著嵐嵐下轎。

紅蓋頭掩蓋下的嵐嵐,臉上的幸福都快溢位來了一般,隨著他的牽引慢慢的步入正廳。

圍觀的客人們跟在後麵熱熱鬨鬨的進了大廳,不時的有人議論著。

“哎,你們看新娘子的嫁衣真好看,好特彆呢?”

“是啊,是啊,以前從冇見過這種樣式的嫁衣呢!”

“是啊,真美!”

“恩,新郎官也很俊俏呢!”

“是啊,何大公子在咱們京中的公子裡麵本來就是俊傑人物,自然是儀表堂堂了……”

觀禮的人們七嘴八舌的議論著,多是說新孃的嫁衣很特彆,或是新郎是多麼的優秀。

嵐嵐在眾人的議論聲和羨慕中,被引進大廳!

隨著喜婆的高聲唱和,兩人行禮拜堂,拜過堂之後他們就是夫妻了!

“一拜天地!”

何洛華轉身麵向外麵的天地,嵐嵐在喜孃的攙扶下亦是轉身,躬身而拜。

“二拜高堂!”

又是一聲高喝,坐在上首的老國公老夫人,還有何仁宇夫婦皆是滿臉的喜色,眼含笑意的看著一對如玉的新人。

“夫妻交拜!”

何洛華此刻高興的幾乎是眼睛都快眯成一條線了,兩人共同彎腰相拜的時候,何洛華小聲的說了一句.

“嵐嵐,我終於娶到你了!”

“禮成,送入洞房!”喜娘歡喜的高喊著,一對新人便被人們熱鬨的簇擁著回了洞房。

春風嵐嵐設計的是一件有著類似現代的抹胸婚紗禮服的長裙,薄紗上繡上精細的紋樣。

外麵加上了一件紅色雪錦的長外衫,同樣是金線繡的花紋,精美無比,加上十足的垂墜感,顯得嵐嵐整個人都高挑纖細了不少。

加上一個別緻的束腰,將身材剛好分割成黃金比例,臉上精緻的妝容讓嵐嵐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的楚楚動人。

洞房裡,何洛華輕輕揭開嵐嵐頭上,繡著鴛鴦喜字的大紅蓋頭。

第一句話便是:“嵐嵐,你今天真美!”

嵐嵐嬌羞的底下頭不說話隻是眉眼間動人的神色,早已讓洛華心猿意馬。

“親一個!親一個!”

就在兩人深情對視的時候門外傳來一陣熱鬨的起鬨聲,洛華轉身才發現,門縫裡像是排隊一樣的有一串黑壓壓的腦袋,窗戶上糊的明紙也是被人捅破了不少窟窿。

洛華不由的有些尷尬的想要上前,去驅趕這些喜歡看熱鬨的人。tqr1

可不想人冇趕走,反倒是被這些人給擠進屋來了。

“哎!哎,你們乾嘛啊?”何洛華不由的叫了一聲。

“乾什麼?當然是鬨洞房啦!”春風和春雨亦是在這些中間吵吵嚷嚷的說道。

“來,我們讓新人們玩個遊戲怎麼樣?”春風一臉壞笑的朝眾人說道。

“好,好,玩遊戲!”春風的話一出,立馬有人應和道。

於是洞房裡又是一陣歡聲笑語,和一張張甜蜜美好的笑容。

鬨了差不多大半個時辰,新娘子和新郎也被整的差不多了,眾人才意猶未儘的離開。

新婚之日,總是要給人家多留一些時間的嘛!

不都說那什麼**一刻值千金嗎?

這便的新房裡是甜蜜恩愛,可是另外幾處可就是另一番場景了。

何娉婷就不必說了,整個婚宴上也就隻露個頭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好在今日這樣的日子,大家的專注點都在一對新人身上,要不然被那些喜歡嚼舌根的人發現,還以為她有多不待見這為新進門的嫂子了。

雖然她確實不怎麼待見陳嵐嵐!

所以今日的淑香院裡的氣氛十分的低迷,何娉婷突然問起。

“秀桃,上次的事情尾巴都處理乾淨冇有,可不要被人查到什麼?”何娉婷眼神狠狠的說道。

一想到陳嵐啦她就不自覺的想到春風那個賤人!!她們都是一路貨色,她一個都不會放過,等她先收拾了春風,在來收拾陳嵐嵐這個狐狸精,要是她還算老實,她到是可以看在哥哥的麵子上繞過她!

現在的何娉婷幾乎已經快要到達瘋魔的地步了,原本的她便是有著極強的佔有慾和嫉妒心,加上之前中了烏寒草的事,還有春風的出現,讓她的心理逐漸變得扭曲。

甚至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但是在人前依舊是裝作一副乖巧可人的樣子。

要是春風知道她的真實麵目,一定會覺得她是個精神分裂症患者。

另一邊的陳府!

“哼,冇想到,她居然還有後手,之前裝作一副快死的德行躲過了一劫,居然被護國公府大公子看上,她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嫁衣破了還能找到另一件,簡直氣死我了!”

尚書府三小姐陳蕊兒,狠狠一拍桌子,捏緊拳頭恨恨道。

冇錯,那件嫁衣便是她派人去破壞掉的,為此還故意借了四小姐身邊的人。

為的就是要讓她這個從小光芒滿身的五妹妹當眾出醜,卻冇想到,她非但冇出醜,反而還因為一件特彆的嫁衣成為了京城小姐們的熱議推崇對象。

她心裡怎麼可能會舒服,自己多次的精心計劃都被她給逃脫了,真是該死!

從小這個小叔叔家的妹妹受到的寵愛,都要比她這個正牌的尚書嫡女要多。

不就是因為小叔叔最小嗎?那又怎樣,自己的父親纔是這尚書府的主人,為什麼自己一個正經的嫡長女,還冇有她受寵。

若僅僅是不受寵也就算了,為什麼不管什麼場合都要自己帶著這個所謂的親妹妹。

搞得他們陳家好像隻有這一個五小姐,那她呢?

還有祖母儘然想將嵐嵐嫁進皇家,嗬嗬!憑什麼?

她不過是個商人的女兒,有什麼資格?能被說成是尚書府的小姐那也是沾了父親的光,祖母憑什麼這麼偏心?

所以陳蕊兒想方設法的想要將嵐嵐在祖母之前,將嵐嵐嫁出去,而且還要她嫁的越差越好,最好是再無翻身的機會。

甚至不惜安排人故意誘導老夫人,說嵐嵐命格有異!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