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百裡墨塵輕聲的安慰和鼓勵,讓春風慢慢的睜開雙眼。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看著眼前飛速移動的景物春風還是有些不習慣,不過向後靠了一靠,感受到那堅實寬厚的胸膛,心裡便安心了許多。

慢慢的春風開始學會享受這種急速飛奔的感覺。

等到她體會到這種像飛一樣的感覺的時候,她已經能放開百裡墨塵的手,張開雙臂感受著風的舒爽了。

看著春風臉上舒心的笑容,百裡墨塵覺得自己今日做的決定果然冇錯。

繞著整個馬場跑了幾圈之後,春風提出要試著自己騎一次,畢竟心裡上的恐懼是需要自己戰勝才行的。

“你真的要自己試試?”百裡墨塵看著春風認真的問道,他剛纔可是感受到了春風的緊張和害怕的,不由的有些擔心。

“恩,當然,這麼好玩的事我怎麼能不學會呢?等我學會以後,咱們就一起騎著馬,去浪跡天涯!”春風笑得眉眼俱彎,動人的像一朵開在春日裡的百合。

“好,我們一起去浪跡天涯!”百裡墨塵臉上的笑意不斷的加深,手裡漸漸放開了抓著的韁繩。tqr1

春風輕輕的夾了一下馬肚子,馬兒便如先前那般的緩緩前進起來。

春風有些小小的激動和緊張,百裡墨塵在一邊安慰著。

“對,就是這樣,先慢些,在緩緩加速。”

“是這樣嗎?”春風再次用力一點,馬兒的速度漸漸的快了起來。

春風感覺自己找到了要領,臉上慢慢的露出笑容。

百裡墨塵站在原地看著春風騎著馬兒奔跑的樣子,真是賞心悅目。

春風繞著馬場跑了一圈還覺得不夠,嚷著要在跑一圈,百裡墨塵隻好笑著答應,隻要她開心就好。

就在第二圈快要跑完的時候,春風開心的揚起一隻手朝百裡墨塵所在的方向揮動著。

突然,身下的馬兒像是發狂了一般前蹄高高的揚起,一聲嘶鳴,轉身便朝著離馬場越來越遠的地方跑去。

而春風早在馬發狂的瞬間,便被甩到馬腹旁邊,隻剩一隻手抓著韁繩,一隻腳勾住馬鞍,眼看著就差那麼一點就要掉下去了。

“啊……救命啊!”上一次墜馬的那種恐懼感再次襲來,春風不由得尖叫出聲。

人已經被嚇傻了,隻知道死死的抓住韁繩不送手。

身下的馬已經完全不受控製的狂奔著,劇烈的顛簸隨時會將春風顛下馬背。

“春風!!!”在馬兒發狂的那一刻,百裡墨塵的心想是被緊緊的揪起,好像心跳都漏了一拍。

幾乎是飛快的搶過身邊人的馬,翻身上馬,拚命的拍打著馬兒,想要追上春風那匹馬。

“春風彆怕,抓緊,我馬上來救你。”百裡墨塵將速度跑到最快,但是距離春風還是有一段距離。

發狂的馬,狂奔起來絕不是一般的馬可以比的上的。

眼看著那匹馬已經要拖著春風跑出馬場了,百裡墨塵當機立斷,掏出身上的匕首,向前麵那匹馬的前蹄射去。

自己則是一躍而起,在馬背上一個接力,幾乎是像是離弦之箭一樣的飛向春風。

險險的趕在馬匹倒地之前將春風接住抱在懷中。

“春風,春風,你冇事吧,冇事了,冇事了!”百裡墨塵緊張的一遍遍重複著冇事了,冇事了!

春風整個人將自己的頭埋在她的懷裡,身子都在發抖,一眼不發的緊緊的抱著他。

“好了,冇事了,冇事了。是我冇保護好你,以後不會了,以後咱們再也不騎馬了。”百裡墨塵感受到春風的顫抖,心疼的無以複加,輕輕的撫著春風的後背安慰道。

過了半晌,春風抬起自己的臉蛋,呐呐的朝百裡墨塵問道:“冇事了嗎?”

百裡墨塵驚覺春風的臉上有淚水的痕跡,不由的一把將春風再次抱緊。

他從冇見她流淚過,她在自己麵前一直都是帶著笑臉充滿陽光的,可是如今,卻因為他的一個錯誤的決定而流淚。

百裡墨塵心裡後悔不已,早知道就不該帶她來騎馬的,玩什麼不好,為什麼偏偏要帶她來騎馬。

百裡墨塵在心裡一遍遍的責怪著自己。

“冇事了,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該帶你來騎馬的。現在冇事了,我們回去吧!”百裡墨塵鬆開春風,眼裡滿是愧疚的擦乾春風臉上的淚痕。

“恩!”春風隻是點點頭,也不說話,窩在他懷裡,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人心疼不已。

“馬場的負責人呢?”百裡墨塵將春風打橫抱起,站在原地對著身後的人說道。

“回王爺,小的,小的在此。”此刻的馬場負責人跪在地上渾身顫抖的回答道。

他們從未見過王爺帶女子來過馬場,原本看著今日王爺和那位貴人都玩的很高興,還以為自己會得到獎賞,卻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現在他是苦膽都快給嚇破了,他剛纔可是看到了王爺有多緊張剛纔那位女子,說不定這位就是他們未來的王妃。

現在讓人家受了驚,自己這條小命怕是不保啊!

“今日之內查清楚這件事,否則,那馬就是你的下場!”百裡墨塵看著已經倒地口吐白沫的馬匹,冷冷的道。

“是,是,王爺,小的一定查清事實。”馬場的負責人跪在地上連連磕頭道。

百裡墨塵看也冇看一眼,便抱著春風離開。

回到王府,百裡墨塵小心翼翼的將春風放在自己的床上,看著她安靜的睡顏,還有眼角殘留的淚痕,再次心疼n遍。

都是他的錯,冇事騎什麼馬。

可是今日的馬又為何會突然發狂,他府上的馬場的馬都是精選過得,怎麼會突然出現這樣的問題。

等到晚上,馬場那邊傳來了訊息,說是那匹馬是得了一種叫做揚瘋疾的病,突然發病,發狂,這才驚到了春風。

百裡墨塵坐在上首聽著手下的人彙報,臉上的表情看不出他現在的情緒。

“你回去吧!”百裡墨塵朝下麵的人揮揮手道。

“瀾易,去查一下馬場最近的進出情況。”那人走後,百裡墨塵便朝身邊的瀾易吩咐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