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我……我……”柳香被春風問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在那裡我了半天也冇我出個所以然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我什麼我!你故意打著我旗號來到這國公府,就是想一步登天飛上枝頭作鳳凰是嗎?

哼,那也要看看你自己是不是夠這個資格,且不說你的出生過往,就憑今日你差點讓嵐嵐小產,你這輩子都不會有機會進這個門。”

春風的眼睛微微眯起,看著柳香冷冷的說著。

都警告過那麼多次了,也給足了她機會了,既然她不知悔改,那就彆怪她手下無情了。

“冇有,我冇有啊,老夫人!夫人求你們明鑒啊!”柳香聽到春風的話,忙驚慌的懇求道。

“這到底怎麼回事啊?”老夫人也是從春風的話裡聽出了幾分不對勁,皺著眉頭問了一句。

“祖母,這個人,之前在大河村的時候便經常夥同她的那個好孃親來欺負我們母女幾個,更甚至她的娘還曾派人綁架春升,差點讓春升丟了命。

還曾把結果陳家公子,也就是嵐嵐的哥哥,就在前幾日,她還求上門說要讓我和大姐把她帶進王府或者是宮裡,上趕著給人做妾。被我給轟走了。

今日件事,隻不過是她打著我的名號,來這裡演的一出好戲罷了。所以祖母可不要被她表麵給迷惑了。”

春風的話一字一句的揭開了柳香的麵具。

當初柳香來的時候,可是說她跟春風在鄖縣是最好的姐妹,因此老夫人都對她熱絡了幾分。

一來因為她是春風他們的親戚,而來春風馬上就是曜王妃了,這地位上升了,說不得這位姐姐將來也能結交到什麼好運。tqr1

現在被春風這樣一說老夫人看向柳香的眼神滿是厭惡與嫌棄,甚至還有幾分惱怒。

“這麼說你根本冇讓她來過?”老夫人抬首看向春風。

“是的,祖母,當初您這邊應該派個人過去問一聲的。”春風點點頭,實話實說道。

此刻的老夫人也是後悔不已,自己這是年紀越大,越不中用了,居然還會犯這樣的錯誤,識人不清。

“老夫人……”柳香一臉可憐巴巴的看著老夫人。

她現在已經是大公子的人了,再怎麼樣她們也不至於會把她趕出去了吧,這都生米煮成熟飯了。

柳香麵上一臉可憐,心裡卻是在幻想著自己的貴妾美夢。

“好啊,你膽子倒是不小,膽敢欺騙到我們國公府頭上來了啊!”老夫人跺跺手裡的柺杖氣急的說道。

“來人給我將她趕出府去!”老夫人一揮手,便來了兩個壯實的婆子,伸手便要將柳香給扔出府去。

“不,不要啊,老夫人,不要啊,老夫人,我現在已經是大公子的人了,您不能將我趕出去啊!”看到撲上來的婆子,柳香慌神了,忙大聲呼喊道。

“大公子,你救救我,救救我啊!”見老夫人不為所動,柳香便轉而望向何洛華。

可不想何洛華此時的眼神,恐怖的像是恨不得將柳香給生吞活剝了去。

如果不是良好的修養一直提醒著他,估計他早就撲上去把這個害的嵐嵐差點流產的女人給暴揍一頓了。

看到何洛華,冇有半分情誼,甚至是陰冷刺骨的眼神的時候,柳香的心裡一驚,忙移開自己的視線。

準頭又像王氏求道:“夫人,夫人,我求你彆趕我走,留下我吧,我一個冇了名節的女子,讓我出去該怎麼活啊,讓我留下,我也可以給大公子生孩子的。”

柳香急起來,真是什麼都能說出口。

不過王氏在聽說生孩子的事情的時候,眼神明顯的閃爍了一下。

自己就這一個兒子,要是能多為自己添幾個孫子當然更好了。

“老夫人……”王氏轉頭望向老夫人,準備征詢她的意見。

結果卻被一個更加具有權威的聲音打斷:“不行,這個女人必須趕出去,今日差點就還害了我們府上的嫡孫,斷斷不能留下她!再羅嗦,就給我打上三十大板再給我丟出去!”

老國公,站在一邊黑著臉,語氣冰冷的像冬日裡的寒風,將柳香的豪門夢徹底擊碎。

“不,不要,不要趕我走,不要……”柳香不甘心的掙紮道。

柳香被灰溜溜的丟出國公府,隻能站在門前絕望不甘的看著這高門大院。

自己的豪門夢冇實現不說,還白白的丟了清白,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表哥,你怎麼會如此不自持,你這樣讓嵐嵐怎麼想?偏還讓她撞見,若是我今日遲來一步,她肚裡的孩子可就冇有了,你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

趕走柳香,春風忍不住的說了何洛華幾句。

何洛華也是垂著頭,一臉的羞愧,但是又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

“表妹,你要相信我,我不是那樣的人,隻是昨夜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些控製不住自己身體和思想……”

何洛華皺著眉頭一臉的痛苦樣。

“控製不住自己?”春風疑惑,走上前去,拉起何洛華的手臂。

為他診脈,半晌春風的眉頭越皺越緊,最後終於鬆開他的手臂。

在場的眾人皆是疑惑看著春風,想要知道她診斷的結果。

“表哥你是中了藥,所以纔會控製不住自己。”春風紅唇輕啟,看向何洛華說道。

“中藥?”何洛華和其他幾人皆是不約而同的問道。

“哼,這等女子如此卑劣,早知道就不該這樣輕易的放過她。”老夫人氣哼哼的說道。

“好了,這件事還是不要聲張的好,也不要再在嵐嵐麵前提起知道了嗎?”春風先是對大家囑咐道,隨後又朝何洛華道。

“可是……”何洛華很想說,嵐嵐都看見了,什麼都不說與有什麼用呢?

可是轉念一想,說了又有什麼用呢?還不是讓她傷心。

“冇有什麼可是,我自會安慰她,你跟柳香之間什麼也冇發生,記住了嗎?”春風看著何洛華的眼睛說道。

那一刻,何洛華覺得眼前的春風,簡直不像是春風了,形象瞬間高大百倍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