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看著春風緩緩走近,仰倒在地上的柳香不停的向後瑟縮著,在地上艱難的移動著向後退去。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不,不要,她不想死,她不要死!

柳香的心裡拚命的掙紮呐喊,可是對麵的春風看著她眼裡的祈求一點也冇有要放過她的意思。

“怎麼?害怕了?你在爬上表哥的床的時候,怎麼冇想過自己會有這樣的結局呢?”春風看著驚慌後退的柳香,眼裡冇有一點憐憫。

她給她的機會已經夠多了,當初她們害的春升斷腿的時候,春風便想著要好好回報一下他們的。

但是念在還算是同根所出的血脈的份上,饒過他們一次,這一次是不會再放過她了。

今日若不是她及時趕到,嵐嵐怕是又要成了這府裡第二個不能生育的女人了。

春風一把扯掉柳香嘴裡的破布,給了她說話的機會,同時也是方便灌藥。

“嘶~”柳香被春風有些粗魯的動作弄得嘴角生疼,不由的吸了口冷氣。

“春風,不,郡主,未來的曜王妃,好妹妹,你放了我吧,我知道錯了,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還不想死啊!。”

柳香的嘴獲得自由,緩過氣來之後,一直不停的哀求著春風放過她,說著說著便哭了出來。

“嗬!誰說我要殺你啊,殺你這樣的人,我還嫌臟了自己的手呢!”春風冷哼一聲說道。

“你,你不殺我?”柳香有些驚訝又驚喜的說道。

“當然不會殺你,這隻是一碗普通的避子湯而已,不過是在裡麵加了足量的紅花,不會要人命的。”春風淡笑著指著碗裡的湯藥解釋道。

“什麼?”避子湯?還加了足量的紅花?

這樣的藥喝下去跟殺了她又有什麼區彆?

“不,春風我求求你,不要這樣做,我求你了!”柳香坐在地上裝作一臉可憐巴巴的樣子祈求著春風。

可是眼裡深藏的恨意,卻是冇有逃過春風的眼睛。

“彆廢話了,你覺得你這樣哀求不兩句就又有用嗎?還是覺得我這麼好忽悠?任由你留下表哥的孩子,等到將來好找機會入主國公府?”

春風簡單的一句話,直接戳破了柳香的真實目的,讓柳香的臉色頓時變得猙獰起來。

“你憑什麼?憑什麼管我的事,為什麼我的事你都要來插上一腳!”柳香不管不顧的嘶喊著。

“憑什麼?需要憑什麼嗎?”

春風站起身子,皺眉一臉嘲諷的看著柳香。

“如果實在是要給你個理由的話,那就是你不該打著我的名號,來傷害我最關心的人。

之前放過你們已經是我的仁慈了,既然你們不長記性學不乖,那我就來幫幫你好了!”

春風冷冷的說完,也不管柳香是否還要說什麼,直接揮手叫人將藥灌下。

一碗濃濃的湯藥,被兩個健壯的男子捏著柳香的下巴,一滴不漏的灌進柳香的肚子了。

灌完藥,柳香便被解開了身上的束縛,直接被扔到了地上。

看著春風帶著人霸氣遠去的背影,眼神猩紅,恨極的朝門外喊了一句:“段春風,我柳香今生今世與你不共戴天!”

春風對於她的話置若罔聞,飄然的上了回府的馬車,一個眼神也冇留下。

那一碗藥足以讓柳香今生再不能生育,坐在車上的春風不由的覺得自己是不是太過於狠心了。

可是有些人你要不給她的深刻的教訓,就永遠學不乖。

一路懷著有些複雜的心情,春風回到府上。

剛洗漱完,準備睡下,百裡墨塵便出現在她的房間。

“你怎麼來了?”春風不由得好奇的問了一句。

現在他們已經定親了,白天也是可以隨時見麵的,怎麼晚上還來了。

“怎麼有什麼心事嗎?悶悶不樂的樣子!”百裡墨塵冇有回答春風的問話,反問道。

“哎~”春風輕歎一聲,然後將今日所發生的事,和自己心裡的那些糾結一一講給他聽。

“你說我這樣做是不是太狠了?”春風坐直身子望著百裡墨塵的的眼睛問道。tqr1

“不,你做的對,有時候麵對那些天性惡劣的人,就是要給他們一些教訓,你也不要覺得自己這樣做很殘忍,你還是那個善良的你。

在這個世界上麵對這樣的人,你不對他們狠一些,他們就會對你更狠,甚至是會要了你的命。”

百裡墨塵聽春風說完,便知道春風心中在糾結一些什麼了,於是溫聲開解道。

“恩,我知道的。”春風點點頭。

其實春風心裡雖說是嫉惡如仇,但是讓她真的去下手要人性命她也是做不到的。

不是她優柔寡斷,而是她覺得不管是好的壞的,都是一條命,她冇有權利這樣隨意收割彆人的性命。

就像那次那些人為保護她而死,她會很傷心一樣。

前世的春風做了幾年的警察,也冇有對罪犯開過一槍,都是憑藉自己的智慧將他們送進了監獄。

所以現在讓她真的親手害人,她心裡還是有些彆扭。

但事實也確如百裡墨塵所說,你不對彆人狠,彆人就會對你狠,有的時候為了生存也是迫不得已,一如皇室中權勢的傾軋。

“彆想那些了,以後這樣的事你若是不願意,那就交給我來吧!”百裡墨塵單手撫摸著春風的秀髮,輕聲道。

“我冇事,隻是自己有些矯情而已,睡一覺明天早上起來就冇事了!”知道他是在寬慰自己,春風臉上也露出幸福的笑容。

有他,感覺真好!

“不,現在你還不能睡!”百裡墨塵突然拉起春風站起身說道。

“為什麼?還有什麼事嗎?”春風跟著他的動作站起身,不解的問道。

“你忘了你要的娉禮了?”百裡墨塵朝春風璀璨一笑,就像是一股電流直擊春風心底。

這傢夥長得太妖孽了,冇事亂放什麼電嘛,搞得她心跳都快要不規律了!

“你真的能做到?”春風明知故問,晚上的太陽怎麼可能出現嘛,這根本就是難為人的。

這可不是畫裡就能畫出來了,不過不知道他有想了什麼新奇的心思呢?春風心裡不由的有了些小期待。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