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看著曜王對這女人如此體貼,紅鸞拿著酒杯的手不由得捏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王爺,紅鸞遠道而來,皆是為了王爺,難道王爺這點麵子都不給嗎??”紅鸞美目婉轉,一臉柔情。tqr1

這樣的作態對春風來說就是直白的挑釁,是可忍孰不可忍,她的男人還輪不到彆的女人來惦記。

“是嗎?那可真是我們家王爺的榮幸了,王爺你看紅鸞為你這般的不辭辛勞大老遠的趕來,咱們要是不表示一番豈不是顯得我們太不近人情了?”

春風接過百裡墨塵遞過來的水,才喝了一口便聽見紅鸞**裸的挑釁。

不由的放下手中的杯盞,抬首看了紅鸞一眼,又朝百裡墨塵笑顏一展,悠悠的說的道。

春風的一番話,讓紅鸞有些摸不著頭腦,這是什麼意思?

這個女人肯幫著自己說話?

怎麼可能,她會這麼好心?還是這本來就是個跟傻子一樣的女人?

不等紅鸞反應過來她的目的,春風便又緩緩說道:“紅鸞姑娘,我家王爺,平日事務處理繁多,不適飲酒,不如就由我代替瞭如何?”

春風的話剛落,紅鸞和曜皆是皺起眉頭,看向春風。

“佳瑤,你……”百裡墨塵想要說什麼卻被春風的眼神製止。

紅鸞的臉色更是難看的很,她隻是想跟曜王單獨飲一杯,這個女人真是礙事!

此刻的春風已經是紅鸞的眼中刺,肉中釘了,真是多看一眼都覺得煩,尤其是那一張清麗要讓人嫉妒的臉,更是讓紅鸞心裡不舒服。

既然她想喝就,那今日就讓她喝個痛快吧!哼~

“好,既然妹妹有此心意,那紅鸞就先乾爲敬了!”

紅鸞扯著嘴角輕笑,在春風看來這就是輕蔑的笑。

但她並不理會,而是淡淡的舉杯,喝下第二杯酒!

“紅鸞姑娘,請!”春風再次滿上兩大杯朝紅鸞說道。

“請~”

看著兩個女人不停的一杯接一杯的大口喝著酒,百裡墨塵也曾阻止過春風,但是都被春風給製止了。

春風那堅定的眼神像是在告訴他,這是她跟紅鸞之間的事,不光是因為他,還有她的尊嚴和作為未來王妃的威嚴問題。

“紅鸞姑娘真是好酒量!”轉眼間已是四五杯下肚,春風的麵色已是緋紅,並且已經有的身子搖晃的感覺,反觀紅鸞倒像是冇事人一樣,定定的站在那裡。

“嗬嗬,妹妹也不錯!”紅鸞扯唇一笑。

“這可就不對了這要叫妹妹的應該是我纔對,紅鸞姑娘不遠千裡為王爺趕來趕來,若是將來有機會入了王府,隻怕也是要叫我一聲姐姐纔是!”

春風紅著臉,似笑非笑的看著紅鸞說道。

說的紅鸞的臉色一陣扭曲,這話說的可真是誅心。

這是在說紅鸞就算進了王府也能做個妾而已,先不說紅鸞能否入得了王府。

就說這紅鸞纔到京城,春風話裡的意思就像是她是上趕著要貼著王府一般,這話傳出去對女子的名聲總是不好的。

“嗬嗬,妹妹如此年輕,怎麼能做我的姐姐呢!!”紅鸞臉上的顏色一陣變換之後,裝作一副聽不懂的樣子說道。

說來也是,春風今年才十五,還未及笄,而紅鸞原是巫族聖女,原本是不能嫁人的,所以紅鸞今年已經十八了。

比春風倒是多了成熟的風姿妖嬈,相較之下春風看起來確實要稚嫩許多,叫春風一聲妹妹也不為過,可是這還要看人家願不願做妹妹才行。

“說的不錯,紅鸞姑娘倒是比我多長了幾歲,那這一杯,就我敬你的吧!”春風淡淡的笑著。

臉上的緋紅,配上她的笑容,唇紅齒白眸色朦朧,看上去和紅鸞那種妖嬈的美比起來,倒是彆有一種讓人心動的感覺。

“請~”紅鸞眼神冷冷的看著春風,做了個請的姿勢。

敢諷刺自己年紀大了,真是膽子不小,她倒是要看看這個未來的王妃,能不能喝的過她這個千杯不醉的酒量。

一旬酒過,紅鸞的臉上也慢慢呈現出緋紅的顏色,這宮廷禦酒後勁兒倒是不小,她此刻已經有些微醺了。

不過奇怪的是對麵的人,怎麼好像是越喝越清醒的樣子,雖然春風還是紅著臉。

春風淡然一笑,舉杯再次朝紅鸞道:“紅鸞姑娘,請!”

“請~”雖心中已有不願,但紅鸞還是硬著頭皮舉杯,她怎麼能在這個小黃毛丫頭麵前認輸?

春風看著紅鸞喝下那杯酒,春風的嘴角再次揚起一抹笑容。

想灌她酒?那也要看看她答不答應了。

早在來之前春風便吃過瞭解酒藥,為的就是為了預防這樣的情況。

春風喝酒雖然喜歡臉紅,但是酒量並不差,前世工作之餘總是會和師兄弟們一起出去吃宵夜拚酒,酒量雖說不是千杯不倒,那也是一般人不能奈何的,何況還有解酒藥的助興呢!

所以最終的結果便是以紅鸞的倒下作為結局,不過春風也是有些微醺的樣子。

早在兩人拚酒開始之初,其他人便已關注到他們這邊的動靜。

不知何時,殿上跳舞的姬妾們早已退下,大家都是在靜靜的看著兩個絕色女子之間的比拚。

這會兒醉酒的紅鸞已經被宮娥們扶著送回來驛館休息,在場的眾人皆是對春風一陣誇讚。

這誇讚裡麵有多少真心就不得而知了,誰知道他們是不是想要巴結王爺才說的呢?

不過春風也不在意這些,隻是淡淡一笑坐在百裡墨塵身邊不言語。

“曜王妃果然是好酒量,真是讓宇清佩服,改日一定要帶上幾罈佳釀與王妃好好品酒一番。”樓宇清看著春風可愛白皙的臉蛋,有些心神微動,不經思考便說了這麼一句。

之間他話音剛落便聽見百裡墨塵冷著臉道:“好了,今日的宴會就到這裡吧,本王的王妃有些不適,就先告辭了!”

說罷,百裡墨塵則是霸氣的將春風打橫抱起,大步出了正殿。

瞬間低迷的氣氛,讓樓宇清猛然驚醒。

那可是曜王妃,自己居然冇有控製住……

看曜王那樣子,似乎是對這位王妃頗為偏愛,自己……

樓宇清搖搖頭,神色間有些無奈,亦然起身告彆了眾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