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四百二十五章遼東挑釁,全麵反擊

就這樣春風一路聽著他霸道的宣誓,回到自己的房間。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三日之後,第一批批量生產的火藥出來了!

於此同時,第一批鋼材兵器,也生產出來了,還有另外一批弩機。

有了這些東西,曜王手下的虎軍可謂是如虎添翼。

還有那些老臣對春風的意見,也是不攻自破。

果然是曜王看中的女子,就是與眾不同,此時眾位老臣心裡這般虛偽的想著。

事實證明冇有冇比用實力征服人心更有用的了。

不過同時也有更加不幸的訊息傳來,前日軍報,遼東於乾東邊境沿線駐紮十萬精兵精兵叫陣,東邊戰事一觸即發。

幸好,早有先見之明的曜王,提前便在乾東邊境沿線放了十萬精兵駐守。

當務之急便是儘快解決完眼前的匈奴大軍,在一一收拾這些個不安分子。

“兄弟們,今日咱們便要同那匈奴賊決一死戰,你們怕否?”

“不怕,不怕,不怕!”

戰神曜王一身銀衣鎧甲,站在校場圓台上,高聲問道。

眾將士更是意氣風發,信心十足高喊著不怕,那震天的呼聲將士兵們的士氣傳遍涪城每一個角落。

聽到這喊聲,許久來日日不安的涪城百姓,這一刻都跟著覺得慷慨激昂。

“好,今日咱們就一股做氣,直搗王都!”百裡墨塵十分滿意士兵們的士氣。

“一鼓作氣,直搗王都!一鼓作氣,直搗王都!”曜王的話音剛落,士兵們再次高喊!

“出發!”

曜王一聲令下,二十五萬大軍轟然而動。

此時的穆罕王子,還在自信滿滿,等著禹城的捷報,殊不知,他馬上就要大禍臨頭了。

“王子,不好了,王子!”

“何事這麼慌張,天塌下來了?”穆罕王子一臉的不悅朝著來人吼道。

“王子,眼下曜王的軍隊大肆集結,隻怕是要攻過來了?”來報的副將一臉著急的說道。

“來就來唄,反正咱們的兵器的厲害他們也不是冇試過!”穆罕王子一臉不在意的說著。

“可是王子……”

“好了,不必多說,傳令下去,全軍集合,準備迎戰。”穆罕王子不願在聽人羅嗦,直接傳令道。

“是!”

正午時分,涪城三十裡外,殺生震天,還不時伴隨著轟隆直響,如同悶雷一般的聲音。

曜王大軍先是以火炮攻擊,將敵人打的潰不成軍,後又以弓弩攻之,打的敵人更是四散逃串。

原本匈奴軍引以為傲的兵器,在曜王大軍的新武器麵前,卻變得不堪一擊。

這一場仗,五十多萬人的拚殺,可謂是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自頭天正午,知道第二日清晨,殺喊聲纔算消停。

匈奴軍近乎被全殲,可惜的是讓穆罕王子給逃了,成了漏網之魚。

這一戰,這個時代可謂是世紀之戰了,規模之大,戰況慘烈之最,堪稱曆史之最。

“王爺,王爺,咱們勝了,哈哈哈!”

依舊是那位耿直粗獷的將軍,此刻正渾身是血,手裡提著一把寬厚的大刀滴著猩紅的液體,一臉笑意的朝著曜王說道。

“很好,幸苦兄弟們了,傳令下去,今夜酒肉管飽,犒賞三軍!”百裡墨塵臉上浮現一抹淡然的笑意,下令道。

“多謝王爺,多謝主帥!”那將軍歡快著便跑去傳令了。

……

距離涪城幾十裡的地方,一處隱秘的山坳裡。

“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穆罕王子一臉怒氣,凶相畢露,雙手揪起紅鸞胸口的衣領,怒吼道。

“你,你放開我,當放開我!”紅鸞有氣無力的抓著穆罕啊我那股子的手喊道。

之前曜王大軍炮攻之時,正好一顆火炮落在紅鸞的帳邊,剛好是紅鸞聽到響聲朝外走的時候,結果被火炮重傷。

不僅被震的內臟出血,一張臉更是被毀的麵目全非,要不是穆罕王子逃走的時候讓人拖著他,估計她此刻已經命喪黃泉了。

所以此刻的穆罕王子抓著紅鸞,就像領著一直小雞仔一般,讓其毫無反擊之力。

“不說是吧,要嚐嚐本王子折磨人的滋味是嗎?”穆罕王子看著紅鸞一臉抗拒的樣子,眼神可怕的像是地獄裡的惡鬼一般。

“你,你要我說什麼?”紅鸞一臉的茫然。

要她說什麼?她什麼都不知道。

“說什麼?你不知道嗎?要本王子給你提醒?”穆罕王子危險的眯著眼睛:“那就說說,這兵器和火炮方子是怎麼落到曜王手中的吧!”

穆罕王子斷定這兩樣是從紅鸞手裡流出的,除了巫族,彆人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神兵利器?

“你什麼意思?”紅鸞睜大著眼睛瞪著穆罕王子,眼裡充滿恨意。

“難道不是你和百裡墨塵合夥跟我演的一場戲?先是你假意勾引本王子,後又裝作被百裡墨塵感情所傷,假意與我合作,好讓我放鬆警惕,為的就是今日的結果不是嗎?”

穆罕王子單手扼住紅鸞的脖子,一臉恨意道。

“哈哈哈……你是真傻還是假傻?”紅鸞此刻顯然已經體力不支,但卻依然大笑道:“你見過這樣傻的女人嗎?又為了幫自己心愛的男人連容顏都不要的嗎?你看看我現在的樣子,若我真是跟他一夥,我會等著他進攻的時候,還不走,落得現在這般的下場嗎?”

紅鸞臉上掛著七零八落的傷痕和血跡,看上去恐怖又狼狽,任是那個女子看了都會瘋掉的。

時間那個女子不愛美,要說愛一個人能為他付出生命,這樣的也許不少,可若愛到連自己的臉皮都不要的,隻怕是冇幾個的。

在古代一個女子的容顏有多重要,不言而喻,這可不是春風前時那個男多女少的二十一世紀。

“你覺得你這樣說我就會相信你?做夢!”顯然穆罕王子不相信紅鸞的這一套說辭。

他現在什麼都冇了,他不敢在相信任何人了,也不會在相信誰了。

“把你知道的所有武器方子和有用的東西都叫出來,否則,本王子讓你生不如死。”穆罕王子狠狠將紅鸞丟在地上,捏著她受傷的下巴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