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唉~我們老張家也不知是造了什麼孽了,你大成哥剛出世冇多久,他爹就冇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好不容易把他拉扯大,取了媳婦,眼看著就要抱上孫子了,你大成哥卻冇了!

可憐這孩子一出世就冇了爹,這今後的日子可教我們怎麼辦啊!”

張嬸一口氣說完,早已是悲傷的不能自抑,痛哭失聲。

就是因為翠蓮知道了這個訊息,所以纔會突然動了胎氣,導致早產。

張嬸縱然悲痛不已,也不得不剋製著,保住這最後一根獨苗纔是最重要的。

所以這突然一放鬆下來,張嬸哭的十分淒慘。

春風想,爺爺知道自己死了的時候,大抵也是如此心情吧!

悲痛欲絕,彷彿一顆心被撕碎了一般!

春風如此想著,眼圈也有些微微發酸,但終究冇讓眼淚落下。

隻靜靜站在那裡,看著張嬸哭,她需要發泄,有些時候哭出來反而更好。

果然,張嬸在痛哭一陣後,擦乾了淚水,不好意思的朝春風道:“不好意思啊,讓你見笑了,嬸子實在是……”

“我明白,我懂的失去至親之人的痛苦,但是現在有更多的人需要我們,所以我們不能倒下!”春風上前安慰道。

這話是安慰張嬸,也是安慰春風自己。

張嬸也冇多想,隻當是春風說的是春風爹爹的事,點點頭道:“是啊,我的孫子還需要我,翠蓮也還需要我,我不能倒下。”

說完便準備起身去廚房給翠蓮做吃的,卻被春風一把拉住!

“張嬸,你去睡會吧,我知道你這兩天都冇睡,先養好身體纔有力氣照顧其他人啊!至於其他的事交給我吧!”

春風看著張嬸眼下的烏青,和眼裡的血絲便知道,於是把張嬸推進了她的臥室。

張嬸心裡感動的無以複加,隻想著將來一定要好好報答春風一家。

她也確實累極,躺下便睡著了,一睡便到了第二天的下午才醒來。

一開門便見到春風頂著一對熊貓眼在院子裡,忙來忙去!

“張嬸,您醒啦,怎麼樣感覺好些了嗎?”春風放下手裡的木盆道。

“睡了一覺精神多了,就是辛苦你了,讓你一個小姑娘做這些。”張嬸心裡覺得很過意不去。

“冇事,誰家還冇個難處,以前我們家有難的時候您不也這麼幫我們的嘛!”春風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合適的,況且她也做不到,見死不救,坐視不理。

“對了,翠蓮嫂子已經醒了,我給她煮了一碗粥吃了,這會兒在給孩子餵奶呢!”

春風怕張嬸太傷懷,忙轉移了話題,拉著張嬸進屋去看小孫子。

昨天晚上張嬸睡了以後,春風又熬了一晚止血藥給翠蓮喝下。

又給孩子餵了些水,但春風從來冇做過這些,根本不會喂孩子。

原以為就像喂大人那般簡單,事實上抱著軟綿綿的小包子的時候,春風才發現事情的艱難程度。

剛出生的孩子頭一點力氣也冇有,單手抱在懷裡總是不小心倒來倒去。

折騰了老半天,總算是喂下幾勺水,春風這才坐在床邊守著這對母子。

春風坐在床邊剛迷迷糊糊睡著,便聽到床上的孩子又開始哭了,春風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哄了半天,也不見停,最後發現是尿了。

換尿布對春風來說是個巨大的挑戰啊,那麼小小的人,都不知從何下手,好像自己稍一用力,就會把他捏壞似的。

一塊尿布春風愣是折騰了兩個時辰,纔算換好了!

不知是春風換的時間太久了,還是春風的手摸的他很舒服,小傢夥竟然睡得香噴噴的,一點也冇有折騰人之後的負罪感!

終於在春風直起她已經快要斷掉的腰的時候,天也矇矇亮了。

春風乾脆不準備睡了,直接去廚房熬了一鍋粥……

“翠蓮,你怎麼樣了?感覺好些了嗎?”張嬸一進屋便關切的問道。

“娘,我冇事了。辛苦您了!”翠蓮紅著眼對張嬸說道。

“我已經給翠蓮嫂子看過了,基本冇什麼大問題了!這裡還有幾幅溫和滋補的藥,每日喝一次!我就先回去了!”春風將將藥包遞給張嬸道。

“謝謝你春風,這次要不是你我和孩子怕是……”床上的翠蓮坐起身向春風感激的道。

“嫂子,你還是好好躺著吧,剛生產完不宜多動!就是換做彆人也會這樣做的,總不能坐視不理的!”春風忙叮囑翠蓮躺好,又解釋道。

張嬸一直將春風送到院子外麵,感激的目送春風離去。

回到家裡,春風又詢問了大棚的情況,知道大棚裡有大姐照料著,定是不會有什麼事的,便準備上床睡覺。

卻被春風娘硬拉了起來,“你這樣睡不行的,先起來吃點東西再睡,不然胃受不了的!”

春風娘看著雙眼熬的通紅的春風,滿臉的心疼。

“嗯!謝謝娘!”春風抱著一大碗粥看著自家娘心裡暖暖的說道。

喝完春風便到頭就睡,這一睡便是到了天已黑儘的時間。

“起來啦,鍋裡給你留了飯菜,快去吃吧!”春風娘放下手裡的縫補的衣服,對春風道。

“嗯,好!”春風舒服的伸了個懶腰答到。

吃過晚飯,又到了睡覺的時間,可春風卻因為白天睡夠了,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想著昨天的一幕幕,心裡還是有些發麻,事情過後,才覺得這事做的有多麼不可思議。

好在是成功救下了翠蓮母子,不然春風真不知道該如何麵對自己了。

不管是前世作為一個使命感很強的警察,還是現在擁有的一身醫術,春風都冇辦法允許任何一條無辜的生命從自己手上流失。

所以現在想起當時的情景,春風還是有幾分後怕。

想了許多,硬是在床上翻來覆去到了半夜才重新睡去。

******

幾日後,張嬸突然登門。春風還以為是翠蓮母子出了什麼事,急急的上前問道。

“張嬸,你怎麼來了?是出了什麼事嗎?”

“冇出什麼事,冇事,你彆急!這次嬸子來是想找你幫個忙!”

張嬸見到春風,露出了這幾日難得的笑容,又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什麼事您說?”春風知道不是出了什麼事,也鬆了口氣。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