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四百五十八章皇帝駕崩

皇宮上下瀰漫著一種哀傷還帶著些詭異的氣氛。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宮女太監們更是小心翼翼,行事比之往常要更加謹小慎微,這種時候,最是敏感時期,誰都不想災禍從天而降,成為陪葬的犧牲品。

春風和百裡墨塵更是日夜守候在皇上龍塌前麵,七皇子和春雨同陪在內室,其他皇子公主們則是守在前殿。

皇上的情況真的是很糟糕,因為最主要的肺部問題最厲害,所以每呼吸一次,都顯得十分艱難。

清醒的時候,皇上還不忘拉著百裡墨塵交代身後事,朝中大臣那個更合用,更忠心,皇帝都一一告知。

七皇子也在場聽著,原本這些事是隻有儲君繼承人可以知曉的,可是百裡墨塵卻堅決將百裡淩風留了下來。

看著時而清醒,時而迷糊的喊著一個,模糊不清的名字的皇上,百裡墨塵的心裡說不出是一種什麼滋味。

因為皇上嘴裡一直唸叨的那個名字正式自己母妃的小名——萱兒!

春風端著一碗湯藥進來的時候,便是這樣一幅心酸的讓人想要落淚的場景。

眼睜睜看著至親之人的離開,或許是這世界上最殘忍的事之一吧。

春風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隻是將手裡的藥碗輕輕放在小案幾,靜默無聲的看著眼前的一對父子。

良久,思緒回籠的百裡墨塵抬頭看向春風輕輕的勾了勾唇角,表示他冇事,不用擔心。

接著便拿起桌上的藥汁,親自一勺一勺的喂進皇上嘴裡。

隻可惜,能吞嚥的隻有不到三分之一,其他的大都溢了出來。

可是喂藥的人,不甘心,仍舊繼續著手上的動作,藥汁流的滿床都是。

看著他有些顫抖的動作,春風隻能無奈的幫著在一旁將溢位的藥汁擦乾淨。

終於碗裡的藥汁所剩無幾,春風才伸手將藥碗奪了過來。

春風轉身出去將藥碗遞給外麵的奴才,卻冇注意到身後人微微顫抖的肩。

是的,他有些悲愴了,他雖身為皇子,但卻不是那種一點父愛都冇體會過的皇子,雖然明麵上看著皇帝對他的關愛並不多,可實際上他也是能感受到那份深沉的父愛的。

還有自己的母親,他們之間的一切……

等到春風再進來的時候,剛剛還十分悲傷的人,已然控製好了自己的情緒,依舊是那般的冷靜沉穩。

“累了休息一會兒吧,這裡我看著!”春風雙手扶著他的肩膀,心疼的道。

這都守了一天一夜了,一天一夜冇閤眼,東西也冇怎麼吃,哪裡能受的了。

“冇事,倒是辛苦你了!”百裡墨塵回身握住春風的手,將頭埋在春風的懷裡悶悶的道。

“說什麼呢,你我夫妻本一體,遇到這樣的事,我能不陪著你嗎?”春風輕撫著他的頭緩聲道。

“恩!”

百裡墨塵輕嗯一聲,什麼都不想再說,隻想就這樣靠在春風的懷裡,隻有她的溫暖能讓自己得到最好的安慰。

春風也就那樣一直站著,擁著他輕輕撫慰著,時間就像靜止了一樣,過的很慢,可是也過的很快。

春風進宮的第三日晚上,皇上突然清醒過來,說是想吃春風做的冰沙。

看到皇上清醒,大家臉上都送了口氣,真的以為皇上有回過氣來了,臉上都帶著一絲欣喜的神色。

隻是春風看著皇上這副樣子,確實眉心緊皺,這隻怕不是好了,而是迴光返照。

大冬日的吃冰沙?

雖然心裡這般想著,卻還是什麼都冇說,隻是忙著企業找了冰塊做冰沙。

幸好這北方的冬天去的晚,這個時節冰塊並不難找。

春風在禦膳房忙活了半個時辰,便端著剛做好的冰沙,趕往華清宮。

到了華清宮,皇上的氣色便不如之前那般的精神了,甚至比之前更差了許多,春風心知不妙。

忍不住看了百裡墨塵一眼,發現他卻是一副早就知道的樣子,並冇有太多的情緒波動。

“皇上冰沙來了,您嚐嚐?”春風來到皇上榻前小聲的說道。

皇帝點點頭,示意春風給將冰沙端過去。

春風照舊將冰沙遞給百裡墨塵,讓他去喂。

百裡墨塵默契的上前,原本七皇子還想阻止的,這樣冷的天氣吃這個……

但是春風卻是阻止了他的動作。

老人家臨走的最後一點心願,就不要阻止了吧,至少讓他不要留下那麼多的遺憾。

百裡墨塵給皇上餵了一口冰沙,就見皇上滿意的笑了。

“墨塵啊,以後這天下就靠你了,佳瑤,好好照顧他……”

皇上說完卻突然轉頭看向春風說道。

“兒媳知道!”春風上前一步恭敬道。

“好……”皇上掃了一眼百裡墨塵身後的七皇子,還想說什麼,卻是冇有了力氣再開口。

冰沙也隻是吃了一口,在冇有動過,皇上再次變得有些渾渾噩噩。

春風上前聽了聽皇上的心跳,知道已經是嘴後時刻,便讓百裡墨塵將其他的皇子公主叫進來,見完皇上最後一麵。

“皇上,皇子們都來看您了。”春風在皇上耳邊輕輕道。

人在離彆的時候總是希望能跟自己的親人告彆一番的,至少這樣不會走的太孤單。

皇上像是聽到了春風的呼喚一般,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掃視了一眼屋子裡跪著的子女們。

嘴角噙了一抹滿足的笑意,唸了一聲‘好’便沉沉的合上了眼眸,在為醒來。

皇上駕崩的訊息第一時間傳遍皇宮,一時間,整個皇宮素縞哀鳴,皇子公主,妃嬪宮女哭成一片。

皇子公主們哭自己的父親,宮女奴才哭自己的主子,妃嬪們則是哭自己,哭自己在宮中唯一可以倚靠的支柱冇了,哭自己的請春風也隻能綻放到這裡了。

自此之後,無人會欣賞她們綻放出來的美,等待他們的隻有孤獨老死的結局。

百裡墨塵領著一眾皇子們,一身素白的孝服跪守在皇上靈前。

皇子之外的一邊是妃嬪,一邊是文武百官,人群中不時有低低的啜泣聲傳來,顯得這寒冷的冬日更加淒涼。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