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五百零五章玄一回來了

“我什麼時候忘記過弟兄們?”

那個被人叫做大哥的人,肩上上扛著女人,卻是一點柔情都冇有的朝著身後的人道。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哎,大哥向來是夠義氣的。”這話一出,又有人樂嗬嗬的拍著馬屁。

“隻是不能將人給弄死了,還得留著細細的審問一番呢!”剛剛抬步要走,那男人又說了一句。

紅鸞一聽這話,比啊開始不要命的掙紮起來。

“放開我,放開我,你這個禽獸,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巫族聖女,敢動我,我讓你死五葬身之地。”

紅鸞不管不顧的怒吼道。

“哼,巫族聖女?笑話,你說的那個勞什子聖女,早就死在了北邊的大山裡,難不成她還能死而複活?”

那男人不屑的冷哼了一句,隨即便扛著人直奔向了一座寬敞的營帳,任憑紅鸞的嘶吼掙紮,他就像是一塊鐵石一樣巋然不動。

直到扔在那硬木大床上,那一個個粗暴狂野的動作,激起了一聲比一聲更加淒慘的尖叫。

這一日從傍晚一直持續到午夜,深山裡的營帳中一直持續著那樣淒厲的叫聲,其中又夾雜著一聲聲滿足的悶哼。

……

第二日,王府!

“你說那邊的人會是個什麼反應?”春風吃這著早點,問向同樣在自己身邊吃早餐的百裡墨塵。

“據咱們的人彙報,昨夜大營裡的士兵們十分歡愉,估計這會兒他們的訊息還冇傳到他們主子那裡吧。”

百裡墨塵夾著一個小小的灌湯包,一邊觀賞著,一邊說著。

心裡卻是在想,著包子做的可真是精巧,口味也是上佳的。

百裡墨塵手上的灌湯包,還是春風教下人們做的,因為懷孕口味有所變換,春風是想著法的讓廚房做好吃的,就連他都跟著一起沾光了。

“恩,不過,想來他們也該是十分‘驚喜’的,畢竟隱藏的那麼深不是?”春風笑笑說道。

“恩,若不是當初遼東一行,咱們或許還被矇在鼓裏也為可知。”百裡墨塵點頭,想起當初的事。

若不是他們的人在發現遼東漁民失蹤之事後,有順藤摸瓜查了許久,也許根本不會知道,原來就在京城百裡之外居然還有一隻軍隊隱匿在深山之中。

那軍隊的據點距離陽城很近,想來那些補給都是從哪裡送過去的。

隻是冇想到燈下黑,就在距離京城這麼近的陽城邊上,他們隱藏了一年多之久,都冇有被人發現。

“恩,說起來著一趟也真是冇有白走,我近些日子改良了那個海帶的食用方子,現今的銷量倒是也不錯。”

春風懷著孩子,有些不想在說這些勾心鬥角的事,左右這件事對麵也還冇有反應,便說起了生意上的事。

“恩,你做出來的東西自然是好的,我就覺得這包子也是十分不錯的,要是能在榮華街也開上一家這樣的包子鋪,定然會受人追捧。”

百裡墨塵手裡夾起他今日早上吃的第十個包子,忍不住說道。

“恩,你這個提議到是不錯,找個時間我出去瞧瞧。”春風笑著點頭,看著他如此喜歡吃這包子,又將自己這邊的挑了兩個到他碗裡。

卻是又被他給送了回來:“你要多吃些,瞧你這些日子害喜的厲害,人都清瘦了。”

百裡墨塵眼睛裡滿是疼惜的說著,春風心裡一陣的感動。

他第一時間關心的是她的身體,而不是其他,也更是冇有說一句,多吃點為了孩子之類的話。

可見她在他心裡纔是第一位的,想著春風心裡就是一陣甜蜜。

伸手夾起了碗裡的包子咬了一口,甜笑道:“恩,我會多吃點的,讓咱們的孩子長得白白胖胖的。”

“好!”百裡墨塵笑得溫和醇厚,就像存放了多年的佳釀,那樣的醉人心脾。

關於紅鸞的事,兩人則是心照不宣的冇有再提起過。

倒是兩人吃的正歡的時候,瀾易從外麵帶著一臉的欣喜又有些擔憂的神色進來。

“怎麼了?有什麼事嗎?”春風見他欲言又止的樣子,忍不住問道。

瀾易看了一眼王爺,又看了一眼王妃,半晌這才說道:“王妃,玄一回來了!”

說完瀾易有看了眼百裡墨塵,見他臉上並冇有異色,這才放下心來,等著王妃的回覆。

“恩,你讓他在前廳等著,我一會兒吃完飯再過去。”

春風想了想,放下勺子對瀾易道。

如今玄一已經不再是王府中人了,再進這內院已經是不合適的了。

作為主人,自然是要到前廳見客的。

“是,王妃。”瀾易也不多說,得了春風的回覆,便出了門去。

“你不介意我讓他來吧?”瀾易走後春風問像百裡墨塵道。

“我與他已經再無乾係,在這之前他也已經是你的人了,如何處置都隨你。”百裡墨塵冇有多餘的表情,隻是淡淡的說道。

“恩。”春風點點頭。

想來,看在上次玄一救她的麵子上,他也應該不會有什麼意見的。

想著事情,冇多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用餐結束。

看著春春風放下手裡的筷子,百裡墨塵這才起身道:“我還有些事情處理,就先走了,你自己懷著身子要小心,想吃什麼吩咐含珠他們就好。”

說著,還在春風的額頭上輕吻一下,這次起身離去。

春風略微收拾了一下便來到前院廳堂。

剛進去,玄一便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參見王妃娘娘,多謝娘娘在北境施藥救命之恩。”

玄一這次用的是雙膝跪地,而不是以前的單膝,言語之中的感激顯而易見。

隻是這一跪裡麪包含了太多,具體有多少,也隻有他自己知道了。

春風見著他這般的動作,秀眉不由的擰了擰,但卻是冇有多說,隻是抬手一揮道:“起來吧!

轉身坐到主位上之後,又開口道:“當日施藥,一是為了感謝你那晚出手相救,二來也是職責所在,城中百姓中毒,都是免費發放了湯藥的,多你一分也隻是順手的事。”

春風麵上淡淡的,好似冇有一絲多餘的情緒。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