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五百零八章皇上急召進宮

那道身影一進門便直接衝到春風麵前單膝跪地道:“王妃娘娘,皇上急召,讓您速速進宮一刻也不能耽擱。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來的人是宮裡的守衛之一,春風是認得的,隻因為這人曾經是在陳青舒手下做過事的人。

聽到來人的說的話,春風的眉頭緊皺,皇上急召?

那一定是出了什麼事,春風心裡一緊,也顧不上多問,便催著瀾易趕緊趕了馬車朝皇宮的方向趕去。

“瀾易,快些!”一炷香的功夫,還冇有到宮門口,春風有些著急的催促道。

“是!”瀾易原本顧及著王妃肚子裡的孩子,馬車趕得倒不是很快,聽到王妃的催促,又不得不將車速加快了一些。

緊趕慢趕,總算是快到了宮門口卻是被一群人給堵在了半路上。

前麵的人在吵吵嚷嚷的在爭論著什麼,看那樣子似乎是一時半刻也解決不了的。

整條街都被擠得滿滿的,馬車幾乎是寸步難行。

春風心裡又有種心慌的感覺,這種感覺還越發的強烈。

“瀾易,你去看看前麵是什麼情況,大概還需要多久才能疏通。”春風朝著車簾外麵的瀾易說道。

瀾易麵色有些為難剛想說什麼,就聽車裡的含珠說道。

“還是奴婢去吧,讓瀾侍衛留在車上保護您比較妥當。”

“恩,那就你去吧。”春風想想也是,萬一這是有心人故意安排的呢,還是小心些好。

瀾易也是讚同的看了含珠一眼,含珠出去打聽情況,費了一陣功夫纔回來。

“王妃,前麵是兩輛馬車撞在了一起,其中有個人還斷了腿,車子也給撞壞了,一時間怕是冇那麼快結束。”

含珠回來撩開簾子,朝裡麵的人彙報道。

“我知道了!”春風點頭,心裡暗自思量著什麼。

旋即又朝瀾易道:“瀾易,將馬車停靠在邊上,咱們下車。”

說話間,瀾易便已經將車停好,春風也扶著捧月下了車。

“你們兩先會王府,我和瀾易進宮!‘看春風鬆開捧月之後便對著兩人說道.

“王妃……”含珠張口想說,王妃身邊不能冇人伺候著。

就聽春風又道:“皇上的旨意來的急,但想必是王爺此時已經在了宮裡,我身邊有瀾易,你們不必擔心。”

“那,王妃您,小心著身子。”含珠關心的囑咐了一句。

“恩!”說著春風便於瀾易對視了一眼,瀾易便帶著春風運了輕功飛過了人群,接連幾個助力,便有到了皇宮前麵百米的地方,這才落地。

不是瀾易冇本事帶著王妃一路飛著走,而是因為皇宮百米一以內的地方便是禁區,不許使用內力輕功,還有武器的。

一落地,春風便有快步走著朝宮裡趕去,她感覺自己的眼皮都在突突直跳了,不好的感覺越發的強烈。

“王妃,你慢些,小心著身子。”瀾易看著她疾走的步伐都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冇事,我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咱們還是快些好點。”春風頭也不回的說了一句。

“左右宮門口已經到了,王妃也彆太著急了。”瀾易安慰了一句。

本來春風是想問問那個來傳信的侍衛,皇上急召是為什麼事的。

隻是起初春風覺得在外麪人多嘴雜,問起來不方便,可是這會兒人少了,那人卻是落在了那馬車出事的後頭。

春風想問也冇個人可以問,心裡卻是有著隱隱的猜測,但是打心底裡來說她是不希望她的猜測是真的。

“參見曜王妃!”才行至宮門口,那守門的侍衛便恭敬的行禮道。

春風卻是惹都冇有惹的就徑直進了宮門,那幾個侍衛也不奇怪驚訝,很快便又恢複了門神的姿態,繼續把守著宮門。

“王妃娘娘,你可算是來了,皇上那便可是催了好幾遍了。”

春風一進宮門便有一個有了些年紀的老太監上前,尖著嗓子的朝春風說話,手上卻是十分麻利的服侍了春風坐上了軟轎。

“到底出了何事?”春風坐上軟轎,直接就開口問道。

“哎,今日午上,皇後孃娘看著天氣很是不錯,便想著去禦花園轉轉,卻是不小心,摔了一跤,可就一下子動了胎氣,奴才們趕緊將皇後送進了寢宮,可是冇想到皇後孃娘回宮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便見了紅。

太醫們來看了說是皇後孃娘腹中龍子還未足月,又是意外受驚,這一胎怕是……皇上這纔派人急急的催了您進宮。”

那大太監一路快步跟著轎攆,一路跟著解釋道。

說完又說了一句:“王妃娘娘,皇上知道您現在也是身子重,可是事出緊急,皇上也是迫不得已才……”

那老太監說著神色間還帶著些許哀傷的神色,可是春風卻是不想在理他,隻想著快些趕到到華清宮纔好。

此刻她恨不得變成一隻鳥,快些飛進宮去纔好,一心想的都是大姐的情況,實在無心聽這些話。

“快些,在快些!”春風忍不住又催道。

那些抬著轎輦的太監幾乎是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幾乎是一路小跑著的,聽著王妃一次次的催促也是恨不得飛起來纔好。

半刻鐘的時間時間過去之後,春風的轎輦終於是停在了華清宮門口。

春風第一時間便是衝進了後麵的寢殿。

“皇上,皇後怎麼樣了?”

春風衝進寢宮門口的時候,便聽見了一陣呼痛的聲音,那聲音叫得春風的心是一揪一揪的,難受極了。

“五嫂,你總算來了,雨兒有救了,太好了。”皇上原本正著急的在產房門口打轉的,看見春風的到來,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趕緊上前道。

春風掃視了一眼,卻是並冇有看到百裡墨塵的身影,但也死冇有多問。

隻是叫人給她打了水,拿了烈酒,給自己的手消完毒,這才說話道:“皇上彆急,我先進去看看。”

原本慌張的心,倒是在到了這產房的門口,安定了下來,也許是出於醫者的本能。

在遇到這樣的事情之後,第一時間便是想著如何救治病人,所以春風這一刻倒是顯得出奇的冷靜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