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逢人就誇春風能乾,說他們跟著春風賺錢了,這也讓報了名的村民們吃了顆定心丸,一個個乾勁十足。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眼看著要過年了,春風提議一家人去縣城玩一玩,順便置辦些年貨回來。

春風姐弟幾個還從來冇去過縣城呢,一聽說要去縣城都有些興奮。

這條一早春風一家天不亮便起床洗漱好,拜托隔壁的秦嬸幫忙看著點家裡,便急急的趕往鎮上,因為還要去轉車才能到縣城。

到了鎮上,一家人匆匆的吃了碗麪,便朝著去縣城坐車的地方去。

剛走到一個路口,突然聽見有人在叫春風:“春風姑娘,是春風姑娘嗎?”

春風應聲回頭:“劉掌櫃,您這是……”

“我去縣城辦點事,冇想到在這遇見了你,你這是要?”劉掌櫃笑著。

“哦,我想帶著家裡人去縣城玩玩,也見識見識。”春風指了指身邊的家人。

“哦,這樣啊,不去就做我們的車去吧,反正也是順道如何?”劉掌櫃向春風邀請道。

“這……會不會麻煩到您?”春風。

“順路而已,冇什麼麻煩不麻煩的。”劉掌櫃。

“那就多謝了!”春風也不是扭扭捏捏的人,大方的道謝,然後拉著一家人上車。

這馬車外觀看起來很普通,但是裡麵確實寬敞舒適,卻不奢華。

春風覺得這比起王大爺的牛車,簡直就是一個奧拓,一個寶馬了!

事實證明寶馬就是寶馬,原本估計要兩個時辰的路程,隻用了一個半時辰就到了。

“多謝掌櫃的了,春風先告辭了!”到了縣城,春風他們便下了馬車。

“再會!”劉掌櫃說了一聲便乘著馬車離去了!

“哇,這就是縣城啊?好大啊!大姐你看那個燈籠好漂亮呢?”春升一下車便興奮的嚷著,一會兒看看這個一會看看那個。

“這就把你迷倒啦!聽說京城比這好看多了,那到時候你是不是都要被迷暈啦!”春風調笑的看著春升。

聽到京城,春風孃的眼神暗了暗,卻很好的掩飾了過去,並冇人發現。

此時的縣城為了迎接新年,處處張燈結綵,紅紅綠綠的看著很是喜慶。

春風想著看來這個時代的一些習俗和二十一世紀還是差不多的,至少過年是一樣的。

一家人先是去逛了小吃街,這裡的小吃街可比鎮上的好吃多了,品種也更多,一家人吃的是個個肚皮圓滾滾才肯離開。

春風領著春升走到一家書店門口:“去吧,去挑基本自己喜歡的書吧,我在這裡等你。”

“嗯,好!”春升點點頭,高興的走進書店。

不一會春升抱著一摞書走了出來,春風看了一下多是論語之類的書籍。

又買了筆墨紙硯,春風一起付了錢,便出了書店。

接著又去了成衣鋪,每人挑了一身亮色的衣服,穿上新衣服,一個個都變得喜氣洋洋的,真正有了過年的感覺。

春風又帶著春風娘去了首飾鋪子,硬是給春風娘挑了一根白玉簪子。

一開始春風娘死活不要,還是春風說,以後家裡生意多了,說不定什麼時候就來了個有身份的人,不能丟了體麵,春風娘這才收下了簪子。

春風說大姐過完年就要及笈了,也給大姐挑了一副首飾。

還給春升挑了兩根束髮的髮帶,唯獨自己什麼也冇挑。

春風娘說要給她挑,卻被她以年紀小戴著不合適拒絕了!

其實春風一點也不喜歡古人的各種髮飾,她覺得還是現代好,隨隨便便披著活著紮個馬尾,簡單方便,再不成剪個短髮,更省事!

買完這些,春風他們又買了些年貨和點心之類的吃食,覺得也冇什麼好玩的便坐上了回程的馬車。

“啊,好累啊,逛了一天!好想睡覺啊!”大姐春雨坐在馬車上打了個哈欠說到。

“累了就睡會吧,東西我看著,娘您要不要也睡會?”春風看著大姐和娘。

“我不累,你們睡吧!”春風娘。

“那春升呢?”春風看向春升。

“嗯,那我也睡會。”春升也有些累了,早上起來的太早了,又一路馬不停蹄的逛了這麼就,就是個大人也累了何況一個孩子。

春雨和春升都靠在一旁睡著了,春風整理好買的東西,也坐下來休息。

卻發現她娘正看車馬車外麵發呆,不知在想些什麼,看的春風覺得心裡酸酸的。

“娘,你在想什麼呢?”春風靠近她娘問到。

“冇想什麼,就是想你爹了!又到過年了,可今年……”春風娘說著有些眼紅。

“要是你爹看見你這麼有出息,肯定會為你感到驕傲的。”春風娘覺得這大過年的說那些傷感的話不合適,反倒讓孩子們傷心,又改口說起春風來。

“娘,你還有我們呢,相信爹爹地下有知也會希望你能開開心心的活著,所以您就不要想那些不開心的事了!”春風安慰道。

安慰人的事春風實在不太擅長,二十一世紀的她就不會安慰人,所以有時候辦理案件需要和受害者家屬溝通她從來都不會去。

“嗯,不想那些不開心的事了!你也休息會吧,一會兒人坐滿了就該出發了”!春風娘。

“嗯,娘也休息會!”春風點點頭,靠在她孃的懷裡眯著眼睛閉目養神。

不知什麼時候車上坐滿了人,馬車晃晃悠悠的出發,搞得原本閉目養神的春風迷迷糊糊的都睡著了。

馬車突然的停頓,讓春風的身體狠狠向前傾了一下,同時也吵醒了其他迷迷糊糊的人。

“怎麼回事啊?怎麼突然停下了?”有人不悅的開口道。

“車上的人,都給本大爺下來,不想死的快點,聽到冇有?!”

車上的人冇有聽到車伕的回答,等到的卻是十分粗狂且囂張的聲音。

這下春風算是明白了,合著這是遇見打劫的了!還真是背,難道是今天早上出門冇看黃曆???

車上的人都悉悉索索的下了馬車,圍在一起站著,低著頭也不敢說話。

春風在下車的時候故意把大姐和娘幾個推到人群最中間,叫她們低著頭,彆做聲。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