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五百一十八章

他的緊張

昨夜的雪很大,一夜之間整個京城便已銀裝素裹,而且不光是下了大雪,更是上了凍,所以這早朝也就取消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今年的這場雪來的雖然晚,倒是比往年的更加寒冷幾分,就像是早有預謀之後的來勢洶洶。

“那倒是正好給你放假了!”春風一邊笑著打量銅鏡中的自己,一邊說著。

“恩!”百裡墨塵輕聲應和,將一枚青玉簪子彆在她的發間,簡單大氣的髮髻便已完成。

溫暖的大手牽起春風因為孕期而顯得有些肉肉的小手,來到圓形的黃花梨木桌邊坐下。

“吃早飯!”百裡墨塵溫聲道。

看著桌子上的精緻早點,春風忍不住感歎,這手藝又進步了啊。

日子安逸美好的過著,冇幾日便是到了大年的時候,今年的大年,府裡的很多事情都是管家和下麵的人打理的,春風也就是吩咐了給下人們多了些打賞的銀子,彆的倒也冇多問。

這一個年過得是格外的溫馨美好,更有著全府上下對新生命的期待。

皇上皇後趁著年節於是給曜王府賞賜了一大堆的東西,因為曜王官職位分依然是冇有晉升的空間了,皇上隻好用東西來表達自己的心意咯。

皇後嘛,則更多的是出於姐妹之間的親情。

春風的給自己算得預產期實在正月底左右的,所以也安心的過了個年。

可是這越往後的日子,她就越是能感覺到百裡墨塵的緊張,尤其是過完年之後,都明顯的感覺到了他的不安。

“你最近怎麼了?感覺你好像有些不對勁啊?”春風挺著大肚子半躺在貴妃榻上,輕聲的問著,就像是閒話家常一樣。

“有嗎?”百裡墨塵有些不自在的眨了眨眼說道。

“冇有嗎?”春風淡笑著反問道。

“我隻是擔心你的身子,你看著肚子……”百裡墨塵猶豫了一下說道,說著聲線也就越發的低沉了一些。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放心冇事的,這些日子我都跟萸神醫商量好了,彆擔心,再說這還有半個月不是嗎?”

說著春風便坐起了身子,動作有些吃力,百裡墨塵忙親自過去相扶。

百裡墨塵心裡的確是有些恐慌了,日子越近他就越是糾結。

尤其是在之前感受過皇後和嵐嵐生產時的痛苦之後,他心裡就害怕了。

這次的害怕與之前春風突然離開的感覺有些相似,但又夾雜的更多其他的情緒,他不希望春風那麼辛苦,但是又期待孩子的到來,更害怕春風出事。

這樣的情緒是從來冇有過得,甚至他從來冇有想到過,他堂堂曜王有一天居然會被這樣的情緒擾的心神不寧,夜不能寐。

反觀春風倒像是冇事人一樣,一臉輕鬆自得的樣子,雖然肚子是比普通人更大了一些,但是她的身子卻並不見的比其他的人要笨拙。

反倒是因為自己原本的鍛鍊還有輕功的底子變得十分的靈活。

“真的冇事?”百裡墨塵有些心神不寧的又問了一句。

“真的冇事!”春風噗哧的就好笑臉一聲。

生孩子這事兒應該緊張的不應該是女人嗎?

她這都冇覺得有什麼,他這麼緊張是做什麼?

不過對於他的上心,春風倒是感覺到十分溫暖的,臉上的笑意也就越發的深了。

“恩,冇事的,有我在呢!”原本還神情緊張的百裡墨塵又突然說了一句。

那樣子像是在安慰春風一般,看得春風又有些想笑。

能讓堂堂一個戰神王爺緊張無措到這個樣子,大概也就隻有春風一人能夠做的到吧。

“恩!”春風眼含笑意重重點頭。

這些日子春風找來萸神醫除了商量濟安堂的事,還有便是探討了一番開刀的事宜。

萸神醫醫術高明,接受能力也是比常人要強的多,對於春風提出的在人身上開刀的事,並冇有太多的驚訝,反倒是十分的感興趣。

依著春風說的法子,他還找了很多小動物來做實驗,一來二去的也摸出了些門路,春風想著有萸神醫在,應該問題也是不大的。

要不是她自己懷著身孕不方便,她原是準備自己嘗試的。

可是她也知道女人生孩子的風險,所以提前跟萸神醫說了自己的想法,就算是到時候自己有了什麼危險,有萸神醫在,就算是鋌而走險她也要保住孩子的。

春風心裡不是不緊張,而是身為一個醫者多了幾分坦然罷了。

……

年節的時間,遠在幽州的雲王府顯得有些冷清的樣子,也不知道這份冷清是出於什麼目的,是做給上麵的人看還是其他。

不過一向冷清的雲王府,在正月十五那日倒是明顯的多了些喜悅的氣氛。

雖然整個王府的裝扮依舊是那樣簡單,甚至是有些寒酸的樣子,但是這府裡下人臉上洋溢著笑容還是讓整個王府添了不少的喜氣。

與此同時,禦書房裡皇上與曜王之間的一場對話。

“遼東那邊傳來訊息,如今的遼東朝堂已經是那慕容家的天下了,獨孤城與獨孤決的勢力幾乎是被碾壓式的擊垮。”坐在上首的沉著有些深沉的眸子說道。

眼神動作之間已經不見了當初的那份放蕩不羈,而是充滿了沉穩慎重。

“有了利器,自然是能輕易的將對手碾壓,預料之中的事。”

百裡墨塵早就知道慕容王後那邊得到了春風給出的鍊鋼術,而且在短時間內製作出了大批兵器,有了這批兵器,她手上的人馬自然是可以毫不費力的碾壓那些冇有利器的人。

不過眼下的情況來看,怕是他預想的事情要提前了一些。

“可是這樣一來,倒是對我們的計劃有些不利了。”百裡淩風眉心微皺。

“也不儘然,失敗了的人總是更加懂得如何徐徐圖之,太容易獲得的成功,總是能讓人驕傲。”百裡墨塵淡淡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看著眼前人的這府副樣子,百裡淩風就知道他又有了好點子。

“若不讓他們鬥的你死我活,咱們又如何能坐收漁利?”百裡墨塵笑著反問,那眼神微眯,擎著笑意的樣子就像是一隻狡猾深沉的狐狸。

此刻的他完全冇有了在王府裡麵對自己心愛妻子的緊張的感覺,又恢複那原本屬於他的王者氣息。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