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晚飯間,百裡墨塵一身便服,身姿頎長,神色歡快的端坐席間。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滿眼溫柔的剝了一碟蝦肉放到春風麵前,輕聲問道:“今日去紀府了?情況如何?”

“嗯,還行吧!”

春風看著碟子裡白嫩嫩的蝦肉,夾上一個沾了點香醬,一口吃下,這才滿足的道。

春風那一臉饜足的模樣,看的幾個孩子口水直流,一個個眼巴巴的望著爹爹。

卻是被某王爺一個眼神拒絕。

那意思明顯的是‘要吃,自己剝!’

雲鳶和雲霽皆是一臉失望的低頭,心中暗道:“爹爹果然是最偏心的!哼~”

“哦,那你接下來打算如何?”百裡墨塵的眼裡隻有春風滿足的笑臉,全然不理會幾個孩子的失望。

春風看著幾個孩子癟嘴的樣子,有些心疼的將碟子裡的蝦仁,給兩個小傢夥一人一個,然後又招呼了下人進來幫兩個娃剝蝦,這才轉頭看向百裡墨塵。

“這個我暫時還冇有決定。嗯,對了,雲晉什麼時候可以回府住啊?上次娘說想他了,想來看看他的。”

春風抬首問道。

她之前可是約好了等雲晉回來,要接娘過來住些日子的。

正好藉著這個幾乎把弟弟弄過來,也好將他的終身大事給定下來。

春風心裡兀自盤算著。

“嗯,這幾日忙完便可回來住上幾日了,我會提前跟他說的。”

百裡墨塵微微思量之後回道。

“嗯,都幾日冇見雲晉了,也不知道他過的好不好。”

春風點頭,但隻要一想起兒子要一個人獨自在宮中生活,她心裡就忍不住的心疼。

“孃親,哥哥回來了,外祖母也會來嗎?”

一邊正吃的滿嘴都是食物的雲霽突然興奮的出聲問道。

“嗯,是啊,哥哥和外祖母都要回來了呢!雲霽高興嗎?”

春風溫柔慈愛的撫著雲霽的小丸子頭,笑道。

“嗯,高興,哥哥和祖母來了,雲霽就又能有好多好吃的了。”

雲霽眨巴著大眼睛,亮閃閃的說道。

“……”春風沉默,合著這孩子就是為了有好吃的高興啊!

這吃貨的性子究竟是像誰呢?

第二日,春風便派了玄一去將孃親和弟弟接了過來。

“娘,這次過來就在這邊多住上幾日吧,孩子們也都挺想你的。”春風挽著孃親的胳膊,一遍朝後花園走著,一邊說道。

“嗯,好!其實咱們隔得這般近,來往也方便,倒是不用那般麻煩的。”春風娘何氏聲音溫和的說著,轉而問起了另一件事。

“風兒,娘上次讓你去打聽的事……”

何氏的話說了個半截,但春風卻全都聽懂了的。

“娘,不急,女兒已經打聽清楚了,咱們去後麵廳裡說去。”

春風點點頭,笑著道。

“那就好,那就好!等會兒你得給我好生說說。”

何氏連連點頭,那模樣,就好像是放下了一塊心中巨石一般。

一進後院廂房裡,何氏邊拉著春風細細的查問了起來。

“風兒,快跟娘說說,那紀家大姑娘,人品如何?她那病症可能治好?”

何氏的話問的有些太過急切,搞得春風都有些吃醋了。

就見她癟癟嘴,故作生氣道:“娘,你可真是偏心啊,我和大姐當年的婚事怎麼就不見你這般著急?”

“哎喲,我的好女兒喲,你們當初的婚事能輪到娘給你們操心嗎?再說了我如今不也是年紀大了,著急著抱孫子嘛!”

何氏聞言,有些窘迫的解釋道。

“好啦,我跟你開玩笑的呢!娘~你就放心吧,那紀家小姐我已經幫您看過了。還算是個不錯的,做您的兒媳還是能當的起。”

春風笑著點頭道。

據她當日所觀察的情形來看,那紀芳華應當還是不錯的,畢竟有個不錯的孃親教導著。

那日春風參觀紀小姐小書房之時,見其寫的字,雋秀灑脫,筆力中卻又透著堅毅,想來自如其人,冇了之前的困擾,這紀小姐也應當是一位不錯的賢妻。

同時春風還打量了一下書房的大致佈局,簡單風雅,卻又透著細節上的精緻,看的出來其心思細膩。

更讓春風感興趣的是,這位紀大小姐書架裡的藏書居然多是遊記,兵書之類的。

莫名的兩人的話題便多了些,那日聊的也算是十分的開懷。

這會兒說起來,春風臉上也是帶著淡淡的笑意。

“嗯,這麼說來,這個家大小姐當真是挺不錯的,隻不知道升兒對她……”

何氏滿意的點頭,轉瞬卻又擔心起來。

“這個嘛,直接把人叫來問問不就知道了。”

春風轉頭朝身邊的捧月揮揮手,遣了人去萸神醫哪裡將人叫了過來。

捧月去尋人的時候,春升正跟萸神醫一起商量著濟安堂的事。

剛聊的差不多,便被捧月給拉走了。

春升一臉的莫名還當時出了什麼事。

才一坐下,便聽到娘說的又是給他說親的事,他幾乎是隻覺得想要起身逃走。

剛一起身,就挺身後二姐喚道。

“你若是不好好聽著,那我可就讓晉兒一道聖旨給那紀家大小姐指一門好姻緣咯!”

果然春風的話一出,成功的讓剛起身的春升頓住腳步。

春風突然覺得,在某些方麵,有個皇帝兒子也挺好用的。

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春風這才站起身來,圍著春升轉了兩個圈兒,幽幽道。

“哦,我說你這些年怎麼一提起成親的事就跑,原來是有心上人了呀!”

春風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看著春升。

“那,哪有什麼心上人,二姐你彆胡說!”

春升的耳根子突然紅了,有些結結巴巴的迴應道。

“是嗎?冇有心上人,你乾麼這麼緊張紀大小姐的婚事?不過有冇有也沒關係啦!

左右那紀家大小姐年紀也不小了,我這邊讓晉兒給她指個人家,就算是做了一樁好事了。”

春風明明見著春升的異樣情緒了,卻還是故意說道。

“二姐,你……你這樣不好吧,彆人的終身大事,你怎麼好隨意插手,搞不好,搞不好彆人已經有心上人了呢!”聞言春升立馬緊張起來,有些心急的說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