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三月初五,一大早請了村長做了個祭祀的儀式,春風家的房子便正是開工了!

至於馮師傅一乾人,在前一天已經到了,現在春風一家因為要將舊房子推掉重建,所以都搬到秦叔家裡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秦叔家的房子雖然舊了點,但還比較寬敞,房間也比較多,這都多虧了秦叔和秦叔的父親的努力,經常在外麵做工,讓家裡的條件稍微好了一點點。

村長一聲“開工”,春風從村裡請來的是十個村民和馮師傅的徒弟們便開始動手拆房子。

春風在村裡請的人都是個頂個的乾活能手,當然春風開的工錢也是十分理想的。

每個人每天三十文錢,還管一頓午飯,時間一天就做四個時辰,這可是相當高的價格了,之前還有幾個村民為了能在春風家做工掙得差點打起來。tqr1

還是村長一句話敲定,才製止了一場爭端。雖然村長不算是什麼官職,但有點權力辦事就是輕鬆。

“馮師傅,這是我畫的設計圖,您就按照這個幫我建……這個地方要這樣……”春風拿出一張圖紙和馮師傅討論起來。

圖紙是春風自己畫的,有些融入現代的風格,春風想要將新房主屋內部結構建成比較現代的模式。

還有特彆的衛生間,就像現在的蹲坑一樣,隻是下麵的u形管道做起來有些麻煩好在馮師傅也是經驗老道的人,最後想想出來打造一個u形的鐵管來代替。

再就是單獨的浴室,前世的春風最愛的就是每天下班後,回家舒舒服服的炮哥熱水澡。

所以現在浴室也是必不可少的,浴室設計的是一個圓形的池子,裡麵鋪上打磨的十分光滑的石板,再鑲上一層木板。

下麵還專門留有下水的通道,這樣就不想那些木質的大浴桶那樣,洗個澡又是倒水進去,洗完又要倒出來,等到倒完水,洗好的身上又出了一身汗。

書房春風設計的非常明亮,不同於古代的一些書房那般陰暗,深沉,整整一麵牆的窗戶,陽光可以直射進屋。

春風還特地設計了榻榻米,以前最愛的就是冇事的時候坐在榻榻米上曬曬太陽,喝喝茶。

房屋整體分為前院和後院主屋三部分,春風計劃的是主屋用來居住,待客。

整個主樓的內部格局就像是現代的單層彆墅類似,而不是像這個時代一排排整齊的房間。外牆還是和其他的建築一樣,春風不想太過於標新立異。

後院的都是單層的兩排房屋,一排廂房,可以住客。

一排用來做廚房,柴房或者糧倉的儲物間。

前院暫時先空著,春風還冇想到要做什麼。

整個屋子都計劃用磚瓦圍起來,也是出於安全考慮,家裡多是女人孩子,這樣私密性也比較好。

整個院子占地大概有個七八百平米的麵積,好在村長辦事的能力還是不錯的,早早的將地基的事情辦妥了。

馮師傅第一次看到這麼奇怪的設計,但是春風一再堅持要這樣做,他也隻好照著做。

由於春風家的房子已經很破舊了,拆起來也簡單,又有秦叔幫忙監工,在這個冇有什麼大型機械,隻靠人力的時代,隻短短三天便拆完了!

春風娘和大姐每天負責準備飯食,春風有時候回去鎮上買些肉回來,有時候也會去山上做些陷阱抓幾隻野雞野兔什麼的。

村裡的短工隻用管一次飯,但是馮師傅師徒卻是要管三頓。

春風和馮師傅商量好了,春風給他四十兩銀子工錢,每天管三餐飯,其他的工資則由馮師傅分配,就像現代的包工頭一個道理。

拆完舊房子,就要開始挖地基和下水道以及蓄水池了。

這天春想著家裡的調料和肉菜都不多了,便想著去鎮上再去買些回來。

傍晚十分春風揹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回村,剛走到村頭,就有人抓著春風道。

“春風啊,你回來了,快回去看看吧,你大伯孃她們來了,也不知是來乾嘛的!”

“嗯,我這就回去看看,謝謝您告訴我。”春風顛了顛背上的簍子,大步朝前走去。

大伯孃這時候來,隻怕是又冇什麼好事。

唉~管她呢,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且先看她這次又準備搞些什麼幺蛾子。

此時的大伯孃正在秦叔家院子裡,跟春風娘熱絡的說著話。

至於這親熱是真是假,就未可知了!大抵也隻有大伯孃知道吧。

“喲,我說這三弟妹,你們建房子這麼大的事咋都不跟我們說一聲呢?

雖然我們在鎮上隔的遠些,但總能幫上些忙不是!”

大伯孃嘴上說著好聽的話,臉上笑的跟花兒似的。

隻是這話從她嘴裡說出來,是怎麼聽怎麼彆扭!

誰不知道,春風大伯孃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人,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主動請纓說要幫忙?

“大嫂說的是,本來是該告知大哥大嫂一聲的,但又擔心大哥大嫂鋪子裡生意太好,忙不過來,這纔沒提起這事!”

春風娘心裡也在狐疑,這大嫂今日怎麼會如此主動的要幫忙。

這可是往日從來不曾有過的事,但臉上還是一派和氣的回答。

“嗨,我們店裡啊,也是很忙的,這不把香兒她舅舅喊來幫著你們看能做些什麼嘛!”

大伯孃順坡下驢,拉出了站在一旁的弟弟,也就是柳香舅舅,朝著春風娘笑眯眯的道。

“這,這不好吧!怎麼好勞煩大嫂的家裡人呢!”春風娘有些錯呃!

“嗨,我們都是一家人,何必說那兩家話……”大伯孃說的那叫一個親熱體貼啊!

“大伯孃說的是,都是一家人,娘你就彆客氣了,就讓這個舅舅在這裡吧!”

大伯孃的話音剛落,就見春風走進院子裡,放下背上的簍子說道。

“喲,春風回來啦,你看春風丫頭都這麼說了,你還跟我客氣個啥!”

大伯孃看了春風背後的簍子一眼,接著又對春風娘道。

“這……”春風娘看著春風,欲言又止!

春風知道娘在想什麼,便給她使了個眼色,春風娘便不在做聲。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