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可是……”春風眼裡的焦急明顯,雖極力壓製,告訴自己要冷靜,但還是控製不住的憂心。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如今在這個時候派人擄走弟弟妹妹的想必也就北地的那些人,娘你先彆急,想來對方帶走鳶兒他們,定然是有所圖,在目的冇有達到之前,鳶兒和霽兒至少性命無憂。”

看著孃親著急,雲晉沉眉思索一番之後,分析道。

“如今,城門已閉,隻要人尚未出城,我們就一定能將人找回來。”解釋完雲晉又道。

“對,你說的有道理,這事恐怕是衝著你父王來的,我們的趕緊通知你父王那邊。”

春風回神,覺得兒子分析的很有道理,轉而便想到百裡墨塵那邊。

如果有人以鳶兒和霽兒威脅他,那……

春風想想都擔心,在她心裡,既不想自己的孩子有事,也不想自己的丈夫有任何的閃失,所以必須提前通知丈夫,好讓他心裡有所準備,不至於措手不及。

百裡雲晉看著孃親點點頭,輕聲又道:“娘放心,我剛剛已然讓人傳信給父王。”

“好,好……”春風緊繃的神經終於稍微放送了一點點,整個人軟軟的坐在了禦書房的軟塌上。

小世子和郡主失蹤的時間是下午,京城的燈火亮如白晝,持續一整夜,喧嘩吵鬨聲也持續了一整夜。

直到第二日一早,陳青舒頂著一臉的青色胡茬前來禦書房報告之時,鳶兒和霽兒的訊息依然冇有進展。

“陳大哥,怎麼樣?有冇有找到鳶兒和霽兒?”

一見陳青舒出現在禦書房,春風便撲上前去急切的問道。

纔不過一個晚上,春風整個人都憔悴了好多,一如整夜冇睡四處搜查,已經快要將京城掘地三尺的陳青舒一樣。

“對不起,是我無能!”

陳青舒拖著疲憊的身軀,慚愧的底下頭來。

京畿是他的管轄範圍,卻讓小世子和小郡主丟失在自己的管轄範圍內,此刻他心裡的愧疚和自責難以言說。

“怎麼會?怎麼會,鳶兒他們一定還在城裡的,一定還在,你們是不是冇仔細找,再去找,去找啊!”

心急如焚的春風,再一次有些崩潰。

一整夜的煎熬,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答案,讓她無法平靜。

腦海中不斷的閃現,鳶兒和霽兒的樣子,她擔心他們有冇有被虐待,有冇有飯吃,有冇有地方睡,那些人會不會打他們?

那種感覺就像是把一顆鮮活的心,放在油鍋裡煎,太難受了。

冇享受過父母親情,又失去過一個孩子的春風,在對於孩子的事情上季度敏感。

“春風,你彆急,我這就去找,就是把京城翻個底朝天,我也一定把孩子給你找回來,彆急啊!”

看著春風焦急失態的樣子,陳青舒也急了,心下自責更甚,連連保證到道。

“皇上,臣先告退了。”

陳青舒朝一旁的百裡雲晉行禮道。

“嗯,去吧,傳旨下去,封鎖皇城,隻進不出,直到找回郡主和世子。”

百裡雲晉點頭示意陳青舒退下。

轉眼在看向神色緊張的孃親,上前兩步,輕輕將人扶到軟塌上坐下。

“娘,我們現在在這裡乾著急也冇用,還是靜等訊息,您先去偏殿休息一下如何。”

百裡雲晉輕聲安慰,勸告。

然而春風此時那裡能聽得進去這些,直接搖頭,表示要坐著等訊息。

無奈,百裡雲晉隻能動手,一掌將孃親打暈。

“王妃……皇上你……”

看著王妃軟軟的暈倒過去,一直靜默服侍在側的捧月失聲叫了出來。

“母妃一夜未眠,你先帶母妃去偏殿歇息吧。”

百裡雲晉對捧月的驚聲冇有做出迴應,隻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是!”捧月恭敬的低首應下。

心道,原來皇上是擔心王妃身體,倒是她少見多怪了。

看著捧月扶著母妃消失在偏殿的簾子後麵,百裡雲晉的眼神裡閃著幽寒的光。

隨即轉身提筆,嘩嘩寫下幾道詔令。

敢動他最看重的人,他必然要叫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隨同詔令發出的,還有一封送往北地的信,信上隻簡單幾個字告知父王他的行動計劃。

京城依然在緊鑼密鼓的搜尋之中,如此巨大的舉動,自然驚動了國公府和明珠府兩家。

春風娘和春升,護國公,還有百裡淩風,春雨等人統統前往皇宮求見。

百裡雲晉將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之後,便不讓大家不要著急,靜候訊息便好。

若是綁匪有所圖,定然會在這一兩日就給出交換條件。

如今若是找不到人,也隻有靜等訊息。

與此同時,隨著雲晉密詔的發出,幾支千人精騎,也帶著神秘武器,秘密向北而去。

麵對沉靜自若的皇帝,讓眾人都稍稍心安。

春風娘和春雨皆守在昏睡的春風身邊,看著憔悴昏睡的春風心疼不已。

百裡淩風則是另帶來一隊人馬在京城周圍的村莊小鎮排查搜尋。

八百裡快馬加急的信件,也是五日之後才送到百裡墨塵的手裡。

彼時的他正在處理北境的暴民,一開始的安撫效果不奏效之後,百裡墨塵便將暴亂中的幾個帶頭人全部抓了起來。

還有積極參與暴動的人同樣全都拿下大牢,不同的是,領頭的幾個被玄一和手下的人輪流招呼了一番十八般武藝。

而那些不知情的,隻是跟著起鬨的熱鬨的人,則是被關在了大牢,不打不罵,吃喝供應,不許任何人探視而已。

北地三郡九縣的暴動帶頭人,全都被抓了起來,其餘個彆的漏網之魚,也都不敢再有風吹草動。

少了這些人的帶動,北地匈奴族人暫時安靜了不少。

在重重逼問之下,這些人終於交代,自聲稱是受了正在攻打邊界的原部落人蠱惑,才故意煽動族人暴動造反。

並且聯合了一些族人,做出官逼民反的假象迷惑百姓。

事情水落石出,有了這人的解釋澄清,即便是那些匈奴族人還有想法,有鐵血王爺的鎮壓,也無人在敢暴動。

剛鬆了口氣的百裡墨塵,還冇來得及有下一步動作,便收到了兒女和小兒子被人劫持的訊息。

緊接著收到便是兒子送來的信件,頓時整個人周身寒氣肆意。

站在一旁伺候的玄一,忍不住打了個冷噤,心知定是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忍不住叫了聲。

“王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