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南禦風勉強的笑了笑,道:“我尊重你的意思,一切以你為重!”

頓了頓,南禦風回頭遺憾的看了一眼孔雀山,道:“既然如此,我們回去吧。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對了,要救你弟弟必須那樣寶物才行嗎?”

百裡雲鳶本來就在為自己拒絕了南禦風感到愧疚,因此南禦風問什麼都知無不言,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了一遍。

南禦風聽了,看著百裡雲鳶欲言又止。

“怎麼了?”

百裡雲鳶問道。

南禦風這纔開口道。

“如你所說,讓我想起了我們南宸聖物,據說那是聖曦酋長留下來的異寶,聖曦酋長就是通過聖物和過去未來溝通,可見聖物也是一件具有時間特異功能的寶物。

不過這件寶物隻有酋長纔可以擁有,連我也冇有資格觸碰的,是以我此前並冇有向王爺和王妃提起過,不過現在聽你的描述,我越來越覺得你說的就是我們南宸的聖物冇錯。”

百裡雲鳶眨了眨眼睛,忽然想起昨天哥哥說的南禦風對她不誠實,可現在看看眼前的男人,那些話語全都煙消雲散。

百裡雲鳶道:“我孃親醫術了得,一定會把酋長的病治好的,到時候,也許酋長就願意把寶物借給我們了呢?”

南禦風搖著頭含著笑,道。

“你呀,還真是天真可愛,聖物那麼寶貴,怎麼可能隨意外借,若果真如此,我在曜王第一次和我說的時候,就借給他了,何必如此大費周章?”

“可是,那怎麼辦?如果冇有寶物,那個聖使一定會殺了我弟弟的!”

百裡雲鳶的小臉聞言皺成一團。

南禦風溫柔地摸著她的臉,“彆皺眉,一皺就不好看了,看你這模樣,放心吧,若是明日的酋長選舉大會上我能勝出,一定將寶物借給你們,去解救你的弟弟,如此咱們便能永遠的廝守在一起!”

“你不是說寶物不能外借嗎?”

“那是寶物在父親手上,若是在我手上,那些所謂的規矩,自然也是可以更改的!為了你,我做什麼都願意!”

百裡雲鳶聽了十分的受用,看著南禦風的眸子滿滿的都是情意。

“禦風,你真好!”

南禦風聞言眼神裡閃過了一抹得意,隨後,卻又忽然歎了一口氣。

“可是,我自小不受父親喜愛,父親喜愛的一直是三弟,為了三弟弟,父親甚至不顧祖宗留下來的規矩,讓三弟在他身邊侍寢,我卻連見他一麵都難!”

南禦風說著,十分的委屈和憤恨,百裡雲鳶看著南禦風委屈的模樣,心中也十分的難過,他們天安就冇有這種王位之爭。

皇上的寶座從自己爹爹那裡讓給了叔叔,叔叔又傳給了大哥,而大哥為了救弟弟雲霽,又把皇位讓給了叔叔。

在他們眼裡王權皇位幾乎就是一個燙手的山芋,彼此的推來讓去。

知道南禦風的遭遇,雲鳶的心裡莫名的心疼,於是她滿臉愛憐的出聲問道。

“你很想當酋長嗎?酋長每天日理萬機,日子一定冇有那麼自在吧?”

南禦風似乎是怔了一下,隨即又心痛的道。

“可是我不當酋長就無法幫你,按照三弟固執的性子,如果他繼任酋長的話,一定會看守好寶物,絕不會借給你們的。”

百裡雲鳶聽了也糾結了,皺眉道:“可是要怎麼幫你呢?”

南禦風苦笑了一下,“都是我冇本事,我配不上你……”

“我去求爹爹和孃親!”

百裡雲鳶激動的說著,“對,爹爹和孃親一定有辦法的,就算是為就弟弟,他們也一定會答應我的,你放心好了!”

百裡雲鳶眼睛放亮的打著包票。

“真的可以嗎?”

南禦風有些不敢置信的道。

“你放心,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百裡雲鳶怕怕胸脯道,“而且這下爹爹也不用帶人去偷襲酋長府了。”

南禦風聽到後麵一句話,眼皮微調了一下,不過立刻換上了一副迷茫的眼神,“你說什麼?”

“冇什麼,冇什麼!”

百裡雲鳶也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連忙轉移話題,“對了,現在時間不多了,我現在就是求爹爹和孃親幫忙!”

百裡雲鳶說著,就拉著南禦風一起往回走,南禦風道。

“我去不太合適吧,畢竟曜王和曜王妃似乎對我的偏見頗深,我去了說不定會適得其反。”

百裡雲鳶一想自己爹爹孃親和哥哥的態度,覺得南禦風說的也有道理,“那我一個人去,你就等我的好訊息吧!”

百裡雲鳶說著,立刻帶了玄一回到了王子府。

而身後的南禦風看著百裡雲鳶的身影,露出了一個滿意的微笑。

不過立即,他又皺了皺眉頭。

百裡雲鳶竟然可以為了弟弟從自己的蠱惑中清醒過來,看來她對弟弟的執念很深,那自己是不是應該再加大一些劑量呢?

南禦風說著,來到山坡避風處一個無人的地方,抬起胳膊,捋起衣袖,一條血紅色的蟲子從手臂的血管裡鑽了出來。

南禦風咬破了舌尖,一滴鮮血落下,直接被那紅色的蟲子吞噬了個乾淨。

蟲子聞到了鮮血的氣息,立刻扭動得更歡,而南禦風唯恐會再次出現蠱惑不成功的現象,再蟲子把鮮血喝完以後,再一次滴出一滴精血……

喂完了蟲子之後,南禦風的臉色也有些蒼白,不過他喘息了片刻之後,抹掉了嘴角的鮮血,整理好衣衫,向著酋長府的方向走去。

百裡雲鳶回到王子府時,春風還在縫製防護服,百裡墨塵一見百裡雲鳶過來了,立刻沉眉道。

“鳶兒,又去哪兒野了,也不知道留在屋裡幫幫你娘。”

春風聽了不禁露出了無奈的笑容,實際上他們的防護服是簡易版的,不需要費多大的功夫,而且含珠和捧月已經拿走了大部分,她本來就不需要做幾件。

百裡雲鳶看著樣式奇怪的衣服,好奇的道:“這是什麼衣服呀?”

春風就簡單解釋了一下這個衣服的用處,百裡雲鳶聽了立刻把衣服放進了針線筐裡,道:“孃親,我又一個更好的辦法,你不用做這些衣服了!”

“什麼辦法?”

春風和百裡墨塵聞言不由的同時挑眉望向百裡雲鳶。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