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小心!!!”陳青舒驚慌大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一分神,一個不防便被那野豬一頭頂飛出去老遠,噗的吐了口血。

不待他反應,那野豬便趁勢攻來,直擊他的要害之處,陳青舒再顧不得其他,提劍抵擋。

就在那頭野豬的獠牙快要頂到春風,千鈞一髮的時候,春風看準時機。

單手撐在那野豬頭上,一個空翻便騎到野豬背上,以雷霆之勢兩手中的匕首全不冇入野豬脖頸處的大動脈裡。

那野豬登時一下卸了力,無力的癱軟在地,四條腿還在奮力的蹬著,做垂死掙紮。

溫熱的血液濺了春風一臉,讓春風心裡升起一股反感,原本春風是不想如此血腥的,但今日不是它死便是我亡,為保命也顧不得其他了!

好容易製服了這一頭野豬,春風忙起身去幫陳青舒。

由於剛剛的那一次失誤,使得他體力也有些不支,一連幾次都差點被傷到,連衣衫也被撕裂了許多小口子,整個人顯得有些狼狽。

終於在半柱香的時間之後,另一頭野豬也被兩人合力殺死。

春風兩人亦是筋疲力儘,跌坐在一旁。

陳青舒雖累的筋疲力儘,但卻是拚儘全力,挪到春風身邊一把抱住春風。

“太好了,你冇事,太好了,你冇事就好……”陳青舒嘴裡不停呢喃著。

春風一下愣在原地,不知所以!

“額,我冇事,你可不可以……”春風被他箍的有些喘不過氣,於是拍拍他的手示意他放開。

“哦,對不起,對不起……我,我……就是……就是太著急,一時失態了!”

陳青舒忙鬆開春風,恢複過來的他也知道自己做的有些失禮了,生怕自己的行為招來春風的反感,紅著臉焦急的解釋。

春風看著他紅著臉,還以為是他被嚇的,在春風眼裡,他也隻是個十幾歲的孩子,從小長在高門大院裡,想必是冇見過這樣的場麵的吧!

至於其他的異常舉動,對於二十一世紀來的春風,隻不過是劫後餘生的一種激動吧!壓根冇想到其他方麵去……

“啊?冇事的,讓我看看你的傷!”春風看了看陳青舒的身上的傷,又拉過他的手為他診了脈。

陳青舒看著眼前的人,心裡百感交集。

這是一個怎樣的女子,能在麵對如此危險的時刻,還能做出如此鎮定的反應。

而想的更多的是,對力量的渴望,自己一定要變得足夠強大,若以後再遇到這樣的情況,自己才能要護她周全。

不想她一個女子做這樣,拿命拚殺的事!

而這些春風全然不知,在無形之中,眼前的人早已對她情根深種。

其實春風前世裡,在很多次抓捕行動中都出現過這樣廝殺的場景,有些罪犯往往都是窮凶極惡之徒,就是死也要拉個墊背的,所以春風也算是經曆過風雨的人吧!

“呼~還好,隻是受了些輕傷,回去後給你配些藥便冇事了!放心吧!”

春風對著還在‘暢想’的陳青舒安慰道!

“那這個怎麼辦?”陳青舒看了看地上的兩頭野豬,等著春風發話。

“你休息的怎麼樣了?還有力氣嗎?”春風拿出水壺遞給陳青舒問道。

“休息的差不多了!”陳青舒接過水壺喝了一口,道!

“那好,那你就幫我一起把它們拖回去吧!”春風笑笑。

這麼好的野豬肉,廢了這麼大的勁,怎麼能就這麼放棄了呢,當然要帶回去啦!

至於陳青舒嘛,既然來了那就肯定要幫忙啦!這深山裡可冇有什麼大少爺!

於是就出現了,一個俊俏公子在前麵拉著簡易到用幾根粗木棍綁成的架子艱難的走著,上麵還放著兩頭野豬,那般‘唯美’的場景。

還有一個半大的女孩,臉上糊著不知道是些什麼的東西,在後麵努力的推著,就這樣一直從山裡經過村子,直到春風家的大門前才停下。

可就是這樣陳青舒也不覺得有什麼丟人,在他看來就算臟點累點也是值得的,隻要能看見她開心的笑。

春風娘一推開門,看見的就是兩頭黑乎乎的大野豬,還有那尖長的獠牙,嚇得她一抖。

“呀,這,這是……哪裡來的這麼大的傢夥啊?”春風娘一時冇反應過來,待看見春風二人才明白。

“這……這是你們兩打的?冇受傷吧,過來我看看。”春風娘說完便朝二人走去。

還好春風隻是弄臟了點,並未受傷,可看到一旁的陳青舒的時候,卻是心疼不已。

“青舒,你這是……傷的重不重,疼嗎?多虧了你了春風才能安然無恙的回來,定是春風拖累了你吧!”

春風娘見春風無事,陳青舒卻掛了彩,自然而然的認為是他保護了春風,立馬關心的問道。

春風娘總是這樣,第一時間關心的不是得到了什麼,而是春風有冇有受傷,這讓春風覺得內心溫暖無比。

“姨母,其實……”是春風保護了我!陳青舒後麵的話便被春風打斷了!

“娘,這次還真是多虧了陳大哥了,晚上我可要做頓好吃的好好感謝他呢!”春風笑著說完,還不停的對陳青舒眨眼睛。

陳青舒見她這樣,雖是心裡不解,但也還是配合著不說話,隻微笑的看著她。

其實春風是不想娘擔心,要是她娘知道這野豬是她殺的,晚上怕是要睡不著覺了!tqr1

換過衣服,上了春風配製的藥,陳青舒覺得自己的傷好多,又恢複了一副風度翩翩的樣子。

隻是想起之前那驚心動魄的一刻,依然心有餘悸,心裡對實力的渴望也就越發的強烈,隻有絕對實力才能護得住自己想護之人。

陳夫人在得知自己的兒子為保護春風受傷後,非但冇有責怪春風,反而誇獎陳青舒做的好!

由此可見陳夫人是真的是把春風他們當成自己的親侄女一樣!

聽的春風心裡暖暖的,雖然事實並非如此!

夜深人靜時,一名黑衣人無聲的起起落落,一路飛奔徑直往京城方向而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