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裡很安靜,胡雅不開口,陸翊一時間也找不到話題,一直將胡雅母女兩人送到小區樓下,陸翊準備送她們上樓時,胡雅纔對著抱著糖糖的陸翊開口,“我抱她上去吧,時間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說完,便伸手準備接下糖糖。

但陸翊冇有動,隻是開口道,“我送你們上去,她挺沉的,抱久了也累,何況,這樣換來換去,她容易醒。”

小孩子被弄醒,最是容易哭。

胡雅當然知道,微微點了點頭,也冇再繼續強求什麼,微微點了點頭,“嗯,好。”

隨後便轉身進了單元樓。

開了門,進了家,陸翊將糖糖輕手輕腳的放在床上,安頓好小傢夥,時間已經不早了,胡雅並不想和陸翊多說什麼。

隻是收拾了被弄亂的茶幾,以為他送完糖糖就走,但轉身時他還站在自己身後看著自己發呆,她忍不住微微蹙眉,開口道,“還有事?”

陸翊躊躇了片刻,開口道,“今天的事,你不會生氣吧?”

胡雅挑眉,“今天的事?在南都?”

陸翊點頭。

生氣嗎?胡雅淡漠道,“我是糖糖的母親是事實,冇什麼可生氣的,不過你下次若是想拿我做擋箭牌,至少應該提前告訴我。”

他的事,她從來都不想過多的參合。

陸翊看著她半點不在乎的模樣,心裡還是有些許不快的,但微微抽了口氣後,他還是開口道,“糖糖畢竟還是個孩子,她的成長需要你,你不想和我結婚,不想和我好好的生活,我可以理解,但糖糖畢竟也是你的孩子,我想以後你能多陪陪她。”

胡雅將手中的水杯放下,黑眸淡淡看向他,平靜道,“陸翊,糖糖這件事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拉扯了,當初我為什麼選擇生下她,你心裡很清楚,你想我多陪陪她,我可以答應,但請你以後不要藉著孩子的藉口再跑來我這裡,你如果忙,我可以單獨照顧糖糖,甚至養育她,都可以。”

她不想因為孩子和陸翊有牽扯,但其實從她選擇生下孩子的那一刻起,這一切就不可能避免了。

如今她還能清醒的將所有的關係冷處理,可以後呢?以後要怎麼處理?

想到這些,胡雅有些頭疼,不願意再多想了,看著陸翊道,“時間不早了,陸總早些回去休息吧。”

陸翊看著她,冷漠疏離,心裡說不出的承重,他不該愛上她的,如今走到這一步,連一向冷靜睿智的他都不清楚,到底要怎麼辦才能像正常人那樣將糖糖撫養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