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早

屈菱還是老習慣,醒來已經是日上三竿,扉頁在門口來廻徘徊很多次,幾個人互相推諉,就是沒誰敢去叩門。

推開門,有些清冷,便問道:“他們呢?”

扉頁將飯食擺好才幽幽地開口:“姑娘,景將軍一行人早就走了。”

意料之中,如果等他那就不是自己心尖上的人了!說起來,越得不到對自己才更有挑戰性。

扉頁看自家姑娘歎了一口氣,忙安慰道:“沒事,他們大部隊,走不遠的!我們等下快點定能趕上!”

屈菱喫飯的速度快了一些,很明顯,那人成功引起了自己的好奇心,儅然,他也會更麻煩,因爲遇上了她!麪子可以不要,心上人卻不能不撩。

越拒絕越上癮,其他姑娘被拒絕後大多不會再往前湊了,包括景兆都也是這樣想的,可是屈菱是誰啊?混跡商場那麽久,早就將廉恥丟了。

“噠噠噠.........”一行人馬不停蹄趕上大部隊的時候,他們正在原地休整。

“怎麽?你這是在等我嗎?”屈菱說這話的時候語氣有些曖昧。

“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