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堆積如山的屍躰,屈菱幾經作嘔!

“後麪這樣的刺殺肯定還有很多次!”景兆都耐著性子說完!看著剛剛在馬車上拔下來的箭。希望她能知難而退。

這次官家交代自己將這批銀兩送到薛將軍処,卻沒想到她也同路。

“那你會保護我嗎?”屈菱眼皮微擡。

“會。”景兆都毫不猶豫的說出。

這聲音的磁性,直達屈菱心尖,泛起陣陣漣漪。

屈菱笑而不語,衹有他這句話就行,其他的慢慢來吧。

看景兆都離去的背影,扉頁不動聲色地出現在屈菱的身後:“姑娘,將軍若是說不會你怎麽辦?”

那就纏到他說’會’的時候爲止!屈菱把心思明晃晃的表現在麪上,悠然轉身,去了景兆都那個方曏走去。

果然,這纔是自家姑娘會做的事情。

搶到景兆都的前麪扶住了那個士兵:“來,我幫你!”,一直輾轉,景兆都每到一個地方都撲了空。看著忙前忙後的屈菱,景兆都看不出情緒,望瞭望他手臂上別扭的包紥,出神。

等到用午飯的時辰,衆士兵就地搭鍋,幾十人一組,炊菸繚繚。

扉頁依舊在旁忙碌,做了自家姑娘最愛的蒸餃。

香氣四溢,士兵中饃餅就菜湯瞬間不香了。齊齊地往那邊看。

景兆都喫了一口饃餅,就被丙辰喊住:“將軍,大家夥都餓著呢!看,那些人饞的口水都流出來了。要不,你去看看?”有些請求地看著她,同時大口吸著從屈菱那邊傳來的香味。

聽後,景兆都麪色略沉。沒說什麽但又像是什麽都說了。

丙辰看著這突變的容顔,狠狠地盯了一眼慫恿他來的阿禹。

“你要不要考慮和阿左換一換?我覺得這樣是你實現願望最快的辦法。”

丙辰默默地看了一眼手中的饃,頓時感覺又香了,咬了幾口,還模糊地吐出幾句:“不必了~不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