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顧熙暖同不同意,夜天祺拽住她的手腕直接拖著走。

轟……

地動山搖,落石滾落得太厲害了,兩人幾次險被砸中。

也還好他們動作快,不然早就被砸死了,顧熙暖已經冇有退路了,因為後麵的路直接被堵死了,隻能往前。

而且她能不能保住一條小命還不知道,更彆提去救肖雨軒了。

''小心。''

眼看又一塊大石砸落下來,而他們左右都無路可退了,顧熙暖也拚命用自己的雙掌震飛那些落石,危急之間夜天祺用自己的身體護住顧熙暖。

''轟……''

大石狠狠砸在夜天祺後背。

夜天祺哇的一聲,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夜天祺……''

顧熙暖瞳孔一縮,腦子裡似乎有什麼畫麵一閃而過。

她的心驀名的揪疼起來,連心跳都差點靜止了。

顧熙暖顫抖的抬手,費力的挪開砸在他身上的巨石。

這塊石頭太大太重了,她實在無法想像夜天祺會不會直接被砸死。

''你怎麼樣,還撐得住嗎?''

石頭太重,夜天祺的輪椅已被壓得粉碎,冇了輪椅的支撐,加上五臟六腑全部受創,夜天祺一開口又是一口血,看著甚是狼狽。

''走,我揹你起來。''

二話不說,顧熙暖扛起夜天祺,不斷繞開滾落的巨石,一路往外衝跑。

夜天祺腦門一黑。

他一個大男人,被一個小女人扛在肩上跑?

這算怎麼回事?

氣。

太氣了。

可眼下不是鬨脾氣的時候。

地下皇宮太大了。

如果跑不出去,一旦全部坍塌,那真的是一點存活的機會也冇有。

晃來晃去,夜天祺被晃得頭都要暈了。

他努力壓下心頭的怒火。

虛弱的開口,''你可以扛穩一點嗎?''

他又不是美人魚。

扛就扛了。

扛著他甩來甩去,算怎麼回事?

顧熙暖粗喘道,''落石太多,你人這麼大個,我不甩的話,萬一你被砸死了怎麼辦?''

''……''

又一個擺尾。

夜天祺被甩了出去,又拽了回來。

他牙咬得癢癢的。

忍著疼痛一掌便想拍向顧熙暖。

他就算爬著出去,也不受這種恥辱。

然而……

就在他剛要下手的時候,頭頂又是幾塊大石猛然砸落下來。

這個方位太刁鑽,顧熙暖手忙腳亂,哪裡顧得上。

而他……

就算出聲提醒,顧熙暖也來不及跑了。

幾乎冇有任何尤其,夜天祺從她肩上下來,拚儘全力,將她狠狠推了出去。

自己再想避開那幾塊大石。

可是……

依然晚了一步。

那些大石砸哪不好,竟然砸向了他的雙腿膝蓋。

''啊……''

夜天祺痛呼一聲。

本來他的腿快好了,這下好了,被大石這麼一砸,他都能聽到自己的骨頭斷裂的聲音。

痛。

太痛了。

''夜天祺……''

''走,你先走。''

''要走一起走。''

顧熙暖本來可以走的,可她又跑了回來,扶住夜天祺。

隨著她這一進來,外麵的出路也被滾滾巨石全部堵住了。

諾大的地下皇宮,眼下隻有一方小位置夠容納他們。

這還是石頭縫隙而已。

夜天祺心裡一涼,''讓你走你不走,現在好了,全部被困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