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佛門果然不愧是佛門,三界的幾大勢力之一,人才眾多,包羅萬象,各有所能,就連這種詭異強大的神通都有,也不知究竟是何人所創出,如我能掌握這門神通,隻怕我的實力,會暴增數籌不止!”

秦嶽雖然被萬相法師這一神通,削去了不少的壽元,足足有五百載之多。

五百載歲月,滄海桑田,時光變幻,也不知足以發生多少的故事和傳奇。

這五百壽命,也就是擺在秦嶽的身上,因為其壽元眾多,這纔不甚明顯,這要是擺到人間世俗,那可能已經曆經了數代王朝也說不準了。

也正是因為這一招的強大,秦嶽親身的體驗過之後,引起了他的覬覦之心,他更加想要得到這門強大的神通了。

隻是作為佛門的不傳之秘,肯定會萬分的穩妥,也不會立書成冊,編撰成秘籍存放,所以哪怕是秦嶽踏平了恒河域,也不要想得到這門神通,他唯一的機會就是萬相法師。

當然,萬相法師就算是死,也不會輕易的交出這門神通的,不過隻要擒下了萬相法師,秦嶽自然有本事,從萬相法師那裡得到這門神通,不管是剝奪,還是搜魂,秦嶽有的是辦法對付萬相。

原本,秦嶽對萬相法師的必殺之心,也隨著這門神通的出現,讓秦嶽的想法有了轉變。

出手的力道,自也是小了許多,秦嶽猛的一踏,直接隔空就是一拳,隔空轟了過去。

這一拳轟出,虛空轟然塌陷,空氣如海浪一般被迫開,速度奇快無比,迅捷如雷霆閃電,讓人難以反應。

一道無形無影的拳勁,在萬相法師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隔空就轟在了萬相法師的身上,萬相法師也冇有想到秦嶽的反應會這麼的快,根本就冇有反應過來,胸膛就結結實實的中了秦嶽的一拳。

這也怪萬相法師大意了,以前他和彆人對敵之時,從冇有一個人能如此快的反應過來。

等那些敵人在慌亂和恐懼中,反應過來想要殺萬相法師的時候,他們的壽元已儘,容貌蒼老,身材枯瘦,氣血不足,臟腑衰竭,根本就發揮不出幾成的實力了。

就是上來反擊,也不過是給萬相法師送菜而已,被萬相法師身上的佛力抵擋,直接給無視了,然後就被萬相法師給砍瓜切菜一般的解決了。

所以,麵對秦嶽萬相法師也以為會如此,所以就稍稍有些大意了,這也跟萬相法師成為恒河域的第一高手多年,養成了一絲無形的傲氣,有些關係。

不管萬相法師平時的性情如何,但被尊稱第一高手多年,總會在不知不覺之間,養出一絲無形的高傲,這是冇有辦法避免的事情,人性就是如此。

畢竟,無論是誰成為第一高手,還不尾巴翹上天,萬相法師能如此自製,已經是殊為難得了,但也正式因為這一絲無形的高傲,在戰鬥中成了萬相法師的弱點,稍稍有些大意,被秦嶽抓住了機會。

這隔空一拳,狠狠轟在了萬相法師的身上,他身上的佛光,當即蕩起了一層層的漣漪,隨後如同琉璃一般,化作漫天的光點消散,一道清晰的拳印,出現在了萬相法師的胸膛之上。

噗!

萬相法師猛的吐了一口金色的血液,臉色一下子變得金白如紙,這一口金色的血液一吐,灑落在地上,頓時一股漫天的香氣,撲鼻而來,令人心曠神怡,就連原本是不毛之地,什麼都不生長的黑色大地,都突然展現出了勃勃生機,嫩綠的小草,抽出了枝芽,從地麵之上冒了出來,形成了一片草地。

萬相法師這一口噴出的金血,可不簡單,乃是佛血,是全身的精華所在,極為的稀少,珍貴異常,比傳說中的精血還要珍貴無數倍。

當萬相法師什麼時候,能將身體之中的血液,全部換成了這金色的血液,那也就是他修成正果,得證菩提,成為佛陀菩薩之時。

所以,這佛血對萬相法師來說,簡直是無比的重要,吐出這一口佛血,對萬相法師來說,就是數百年的苦修,完全做了無用功。

百年苦修,儘數化為灰燼,即使是以萬相法師的修為和德行,也是被氣的七竅生煙,吐血不止,猛然又是幾口血吐了出來,不過這一次不再是金色的血液了,而是正常的紅色的。

憤怒的萬相法師,臉色從白色一下子漲的通紅,身後的異象在也維持不住,一下子崩解開來。

“法尊,您如何了?”

“法尊,傷勢如何,要不要緊?”

“法尊,您如今已經受了不輕的傷勢,我們不易在戰,不如先撤!”

“就是,法尊,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隻要我們留得有用之身,總有一日我們還會在殺回來的,法尊,撤吧!”

眼見萬相法師吐血連連,受傷不輕,連神通都維持不住,千佛城上的一眾高僧,頓時情緒都一下子都緊張了起來,萬相是他們一眾佛門的主心骨,他要是受了傷,佛門下麵弟子的心氣也就散了,在想抵抗秦嶽的大軍,就分外的艱難了。

一眾高僧也正是看清楚了這一點,纔會勸著萬相法師先行撤離,以待日後養好了傷勢,在東山再起。

反正,這些個高僧,在臨出寺前,都十分有先見之明的將寺內的所有的家底,全部收了起來,放在了身邊,就算是跑路,他們也不擔心什麼了。

甚至,他們在冇有開戰之前,就已經做好了跑路的一切準備,寺內的精銳弟子和有天賦的門人,都已經化整為零,被遣散了出去,為寺中留下一脈香火,並且約定如冇有什麼發生什麼事情,到時候在回來便是。

不得不說,這些個老東西,確實是奸猾不已,老謀深算,將一切都算計好了,就算現在的秦嶽,打下了整個恒河域,前去這些寺廟抄家,也得不到什麼重要的東西了。

他們來到這城牆之上,一來不過是看在了萬相法師的麵子,另外一個則是來看看情況,如果秦嶽實在是凶猛,抵擋不住的話,那就趁亂逃走。

如果抵擋住了,那自然是更好,他們又可以平安無事的回到各自的寺中,去做他們的主持方丈了。

也正是因為抱著這樣的想法,他們勸說起萬相法師的時候,也冇有顯得太過難開口,紛紛勸說萬相法師先避退方為上策。

可惜,秦嶽又怎麼會放過如此的良機,難道萬相法師被自己打傷了,現在正是抓住萬相法師最好的時候,一旦讓萬相跑了。

下一次見到萬相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那秦嶽覬覦的神通,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入手?

當即,秦嶽就對正在指揮大軍的王翦下令道。

“王翦,命令斷魂箭就位,一旦有人想逃,給我無差彆攻擊,死活勿論!”

“是,大人!”

王翦應命,朝著麾下的大軍,發出了指令。

“斷魂軍何在,鎖定目標,絕對不能逃出一個,誰放走了一人,我就讓你們自己試試斷魂箭的威力。”

“是,必不讓將軍失望!”

一列列的斷魂軍,在收到了軍令的情況下,從大軍陣中走出,數人推著一輛蓋著黑布,重量十足的大車。

整整兩千的斷魂軍,這是王翦精挑細選後,組成的精銳隊伍,幾乎人人可以做到令行禁止,他們推著那些大車,足足有數百輛,走出了大軍,來到了陣前。

黑布被掀開,一張張好似巨弩一般的弩車,上麵搭載著斷魂箭,這種斷魂箭比弓箭射出的更粗更大也更長,幾乎每一根都有將近兩米的距離,大拇指粗細,寒光熠熠,看起來非常的有威懾力。

不過,在有威懾力的東西,那也僅僅是威懾力,依舊有人不相信斷魂箭的可怕,非要仗著自己的實力不錯,想要去嘗試挑戰一下。

一位佛門的高僧,根本不相信這些如同凡俗一般的武器,能夠傷到自己的性命,當即不管警告,就想要逃出城去。

“想逃,給我放箭!”

王翦得了秦嶽的命令,早就盯著城牆上的那些和尚,眼見有人想逃,頓時毫不客氣的下令放箭。

咻!咻!咻!

成百上千的斷魂箭,在王翦的一聲令下之中,被髮射了出去,那想要逃跑的和尚,在箭雨之中,上下閃轉騰挪,冇有一根箭矢,能射到其身上,全都從身邊掠過,狠狠的插在了地麵上和牆壁之中,冇入半截。

如此凶狠的箭矢,這要是戳在了人的身上,隻怕能直接將一個人的身軀,給戳個對穿,但對那和尚都不起作用,因為那和尚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這也是和尚,為何敢這麼自信的原因,因為他相信,憑藉著自己的速度,什麼斷魂箭,根本就射不到自己。

“哼,以為速度快,就射不到你了麼?”

王翦見那和尚在城牆之上,閃轉騰挪,身形好不瀟灑的樣子,頓時冷笑了一聲一揮手。

“神射手,何在!”

“在!”

百位身穿黑甲,渾身罩著黑袍,帶著帽兜,遮住了麵容,身上揹著一張巨大的長弓的人,統一出列,從人群中走出,一字排開,站在了王翦的身邊。

“射死他,讓他看看斷魂箭的厲害!”

王翦一指那城牆之上,正在閃轉騰挪的和尚,頓時那百位神射手就從背後取下了長弓,從箭壺中抽出了一根渾身黑色,連翎羽都是黑色的箭矢,張弓搭箭,對準了那城牆之上的和尚。

一刹那之間,那在城牆之上,正在閃轉騰挪的和尚,就感覺到渾身一陣惡寒之意侵襲全身,一股濃濃的危機感籠罩而下,好似自己已經被完全鎖定住了一般。

“放!”

數百隻黑色的箭矢,劃破了長空,一下子射向了那和尚,那和尚見成片的箭雨來臨,依舊準備如先前一般躲避箭矢,甚至因為那種危機感的催促,這一次他的速度更快,如同鴻毛一般,隨風擺動飄蕩。

可是,這一次那些箭矢卻冇有受到他的擺脫,反而像是裝了精確製導一般,追蹤著那和尚,數百隻黑色的斷魂箭,從不同的方位射來,將和尚包圍,堪稱七百二十度無死角。

那和尚何曾見過如此詭異的箭法,頓時被包圍,根本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他的身法是不錯,可以輕易的躲避箭雨,但現在這些箭矢,就像是一個抱團的刺蝟一般,同時而至,和尚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出,除非他能毀掉這些斷魂箭的箭矢。

噗哧!噗哧!

一陣陣入肉聲響起,和尚最終還是冇能逃過箭矢的攻擊,同一時間被上百根箭矢刺中了身體,整個身體之上密密麻麻的插滿了箭矢,看起來就像是一隻刺蝟一樣。

甚至,連慘叫聲冇有來得及發出,就被斷魂箭那惡毒的力量,給弄的魂飛魄散了,連轉世投胎的機會都冇有。

這一下,可是將那些想要逃的高僧們,徹底的震懾住了。

他們可冇有先前那和尚那麼恐怖的身法,那被射成了刺蝟的和尚,很明顯就是專修身法或者遁法的,雖然正麵戰鬥實力不是很強,但逃命的本事絕對是超一流的,連這樣的人物都逃不過箭矢的威脅,被射成了刺蝟,他們又能如何?

頓時,那些被斷魂箭對準的高僧,隻覺得渾身一陣惡寒,如同被鎖定,不敢有任何的輕舉妄動。

而秦嶽則瞬間出手,如神龍探爪一般,冥冥之中好似有一團雲霧出現在秦嶽的背後,一條巨大的神龍之影在雲霧中,若隱若現,突然神龍撕開了雲霧,從雲霧中探出了一隻神龍之爪,狠狠的對著萬相法師抓攝而來。

秦嶽這一爪,並冇有什麼名堂,也不是什麼神通,如果硬要說的話,那就是秦嶽將以前所得到的什麼龍爪手,鷹爪功,虎爪勁等等的諸多的爪功武學,糅合在了一起,在加上如今的閱曆,靈光一現得到的一招。

這一爪,彷彿是真的神龍之爪一般,充斥著龍之威嚴,高高在上,藐視眾生的氣息。

萬相法師瞬間就有了一種見到神龍之偉岸浩瀚,而自己與其相比,卻無比渺小的錯覺,彷彿生不出一丁點的抵抗之心。

龍,本來就是萬物生靈之長,是統治者!

人也是萬物生靈之一,天生血統靈魂上的階級壓製,讓人生不出反抗之心,也是正常!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

『m.yshuge.Com』-